《黑夜褪去、黎明之际》①(安清 现代paro 看上去是普通上班族安定×不良高中生清光)

家猫和野猫的区别在于——

 

家猫的眼神总是温和清澈的,没有丝毫攻击力。

 

野猫的眼里则满满都是戒备,爪子磨得尖尖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进行攻击行为。

 

 

 

 

因为入了冬的原因,天总是黑的特别早。即使是按照正常时间下班,却恍惚间有一种加班到深夜的错觉。

 

大和守安定看着华灯初上的街道,原本想早早回家洗洗睡的,结果被同事次郎硬拉着到酒吧喝酒。同样被拉来的还有同事堀川国广。三人雄赳赳气昂昂(←其实只有次郎一个人有这种气势)地向酒吧进军。

 

在经过购物广场时,安定忍不住放缓脚步,快速瞥一眼那附近供人休息的长椅。果然,那个少年还是坐在那个位子,半张脸埋在红色的围巾里,看不清表情。

 

安定只匆匆看了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大和守安定才刚搬到附近大约一个月左右。这个购物广场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不知从哪天起,他开始注意到那个坐在长椅角落的少年。安定总觉得他在盯着自己看。

 

是错觉吧。

 

一旦在意起来就没有办法放下。即使在心里拼命说服自己不要再盯着别人看了,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往那边看去。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家当成怪人。

 

“快到了快到了——就在前面!╰(*°▽°*)╯”

 

次郎雀跃的欢呼让安定还没喝酒就觉得自己周围被酒气环绕着。

 

堀川国广看起来倒是面色沉静......前提是他不要频频看着手机的话。

 

“喝吧!喝吧!╰(*°▽°*)╯”

 

......

 

酒吧门口,寒风飘零。

 

三个人进去,一个人出来。

安定才走了没两步就被冷得抖了抖。原本在酒吧喝酒积攒的热气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额间的热汗也瞬间变得冰冰凉凉的。

 

喝酒喝过头的次郎在酒吧抱着酒瓶呼呼大睡,堀川打了个电话把他的哥哥太郎叫了过来。跟着太郎来的还有和泉守兼定,在制服了一喝酒就粘人的次郎之后,和泉守提出要送堀川和安定回家。

 

安定当时笑着摆摆手,说自己想走走,醒醒酒。

 

安定喝的不多,一个人步行回家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家离这里不远,就没必要麻烦别人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安定往回走,是与家截然相反的方向。

 

夜渐深,街道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路灯的光线也在夜里显得惨淡。

 

他......还在吗?

 

“啊......我在干什么啊?”

 

大和守安定抬起手,敲敲自己的额角,试图让自己清醒点。可是脑海中闪过那个孤零零地坐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时,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了。

 

 

 

 

 

 

 

 

“你......还在啊。”

 

大和守安定回到了购物广场,在看到那个少年正发着呆抽烟时,不禁下了一跳。因为对方看起来只是个高中生,抽烟的动作看起来却很老练。那张稚嫩的脸却挂着与之十分不相称的成熟沧桑。

 

看起来,似乎比安定这个成年人经历得还多。

 

少年抬眼看了眼挡在面前的人,上挑的眼里是满满的警戒。

 

那双红色的眼像宝石一样,在黑夜里闪闪发光。

“已经很晚了......赶快回家吧。”安定挤出笑脸,心里开始有点懊悔为什么要特地回来搭话。

 

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妙啊。

 

把含在嘴里的烟拿下来,少年低下头,看着在夜色中明明灭灭的烟头,开了口。

 

“走开。”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隐隐间包含着不耐。

 

大和守安定歪着头看着他,脑袋里飞速运转,在拼命想着怎么把对话进行下去。

 

在思考的同时,他注意到了少年颜色怪异的围巾。

 

红色,很显眼的颜色。在某一块地方,却是不自然的暗红色。

 

“你流血了吗?”

 

“......”

 

安定蹲下身,试图说服他,“看起来流了很多血,能让我看看吗?”

 

“......”少年没想到今晚会遇到这么多事的人,只得色厉内荏地吼了一声,“滚开!”

 

啊啊,炸毛了。

 

这才对嘛,小孩子老端着脸,多不像话。

 

安定的脸上浮现出略带欣慰的笑,看起来十分温柔。

 

他看了眼少年拿着烟的左手,还有藏在袖子下的右手,略一思索,就得出了结论。

 

“嗯......我知道了,你是把围巾卷在手上打架受的伤吧。”看着少年细长的眼瞥了自己一眼,安定更笃定自己的想法了,“猜对了!”

 

不等少年反应,安定自顾自地拉过他的右手,轻轻把袖子往上卷,看到那只血肉模糊的手之后,眉头一跳。

 

“看起来很严重啊......”

 

少年“啧”了一声,扭过头,不再看安定一眼。

 

“啊,要不要跟我回家?伤口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吧?我很擅长处理伤口哦。”

 

“少得寸进尺了!谁要......”

 

话还没说完,想要怒视安定的少年的视线猛地撞进对方那双比水还柔和的双眼里。

 

那是他好久没有接触过的温和。

 

拒绝的话像是卡碟一样,一下子哽在了喉咙口。

 

手里的香烟已经快烧完了。安定伸手抢过,在地上把它摁灭后,顺手扔进了垃圾箱里。

 

“呿......真是多管闲事。”

 

 

 

......

 

 

 

后来少年无意间问起安定,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来找自己搭话还把自己带回去。

 

安定只是笑着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他嘴角的那颗小痣。

 

“我觉得啊......我们是同一类人。”

 

这是后话。

 

——TBC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安定×一个有故事的清光的故事(啥)

评论(14)
热度(36)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