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褪去、黎明之际》存稿(安定的回忆杀部分)

——这样的人生哪有什么喜乐安稳,只不过是有人为你背负前行罢了。

传闻和亲耳听到终归是不一样的。大和守安定向医生确认冲田的病情后,出乎意料地冷静。

出乎意料地,他没有像疯子一样揪着医生的领子咆哮着“你开什么玩笑!”,也没有捂着脸歇斯底里的大哭。原属于少年人的血性与冲动在这一刻全都消失殆尽,他只能僵立在原地,心中原本因冲田而燃起的那簇火苗顷刻间被浇灭。

医生看着这个清瘦的少年突然在身上翻找着什么。待他掏出一盒烟后,医生刚想阻止他,安定却将烟盒握在手里。

“抱歉……冲田君说过……医院里……是不能抽烟的……”

他注视着医生,那双原先流光潋滟的眼底此时却如同将要枯涸的湖泊一般。

那里面似是盛满了世界上所有的悲哀。

“我去别的地方。”

烟盒被那只瘦削的手捏得变了形,少年青涩秀气的脸上隐隐透出一股死气来。

医生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他只能看着安定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

大和守安定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走进一条小巷子后,他站定,一动不动。

他的双腿实在抖得厉害,恐惧与疲惫交织,他再也没有勇气前进了,也没有力气继续前进了。

安定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张开冻得僵硬的手,垂下眼看着那盒烟。

他抽出一支烟,另一只手掏出了打火机,将烟支点燃。

那支烟被他夹在双指间,安定垂眼看着那明明灭灭的那点红色,记忆倒退到第一次见到冲田的时候,冲田微笑着把他嘴里的烟抽走。

『小鬼就要有小鬼的样子!』

冲田当时这么说着,倒是把烟塞进自己嘴里。

“……明明自己也是孩子啊,冲田君。”

那支烟从点燃到燃尽。

没有人来把它抽走。

眼泪蓦地从那双蓝色的双眼里涌出,大和守一边用手背抹着眼泪,一边咬着牙颤抖。他即使是哭泣也想用大人的方式,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隐忍可靠。

沉默被打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发出了委屈的呜呜声,再是哇哇大哭,隐忍啊可靠啊一边去,他的世界又要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小鬼就要有小鬼的样子!』

虽然不想承认,但大和守安定自知,自己的确是个小鬼,否则也不会在没有人的角落哭得这么狼狈。

委屈一下子从心尖翻涌出来,在喉咙口打了个转,呛得大和守安定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他一边咳,一边哭,强行撑起来的成熟,顷刻间消失殆尽。

后颈处突然一阵冰凉。他抬起头。

下雪了。

在这个城市的第一场雪中,这个少年得知自己将要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

评论
热度(1)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