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第十年》(中)(现代paro 爱而不得设定 )


 
*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啥)

*就当是我发泄个人情绪吧……我对化学的执念也差不多是这样了(…)


*

在那柳园里,我的爱人与我相遇;
她雪白的纤足踏过柳园。
她要我温柔的爱,如枝头萌绿叶;
但我年少无知,不曾愿意聆听。
                        ——叶芝《在柳园》

 
“是我让你这么痛苦的吗?”

一瞬间,笼罩在安定心头的阴霾似乎全都消散了。

他在干什么?躲着加州清光?

为什么要躲着他?打着爱他的旗号,做些让两个人都痛苦的事。

大和守安定心头蓦地涌上一股浓浓的悲哀。

因为他爱着清光。这样的爱得不到回应,是会寂寞的。

寂寞之后,就演变成了埋怨——这是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情绪,它控制着爱而不得的人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到底,也只是一样,所爱之人能回头看他一眼。

看他一眼也好,他能为他粉身碎骨。

而此时此刻,这种情绪随着加州清光的那句话消失殆尽,只让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真是太悲哀了。

“……到了。”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他,停了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加州清光看到那双蓝得发亮的眼底更深了几许,好像再往前走,就是万丈深渊,一旦踏入,万劫不复。

他不敢再看,只是匆匆地点头,摸了摸脖子,准备把围巾取下来时,被阻止了。

“围着吧。”大和守安定笑了,弯起眼,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每回都这样不长记性,等到感冒了,看你有什么可美的。”

亲昵的态度让加州清光心里一动。以前安定也是这样,总是一边气急败坏地骂他却又放不下他。

只是那次亲吻之后,安定逃了,就很久没有人这样对他了。

加州清光眼睛微微发热,悄悄吸了吸鼻子。自己还真是恶劣,不接受别人,又希望别人对他好。

“……再见。”

“再见。”

不对,不是这样的。

他们之间的对话,不应是这么疏远而礼貌的对话。

看着加州清光进门,大和守安定才缓缓驱车离去。

清光打开窗,兀自发了会儿呆,等到窗沿飘进一朵小雪,才发现下雪了。

他静静地站在窗边,脑袋里面混沌一片,思维跳跃得无比欢快,竟一下子跳到十年前的那段回忆中去。

那时候安定是足球队的,放学后在清了雪的操场上训练。加州清光只是个路过打酱油的,被安定的一记“倒挂金钩”给爆了头。

安定道了歉,清光咬咬牙,却还是忍不住握紧拳头往他脸上招呼。安定也不服——明明摆了足球队正在使用该场地的告示,这个人还要往足球场走,这不是找揍就是缺心眼儿。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扭作一团。

最后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被逮进教导处,被迫面对面写检讨。

那时天边的火烧云把天空染成了玫瑰色,连带着教室也染上了黄昏的色彩。

大和守安定最先写完检讨,悄悄抬起眼,看着对面的少年。加州清光低垂着眼,表情认真,笔下的字迹端正清隽。

安定看完他的字,又看了看他涂成红色的指甲,不知为何,心里不着痕迹地颤了颤。

“……对不起。”安定小声地道了歉,很识相地把剩下那句“不过你也不该走进我们训练的范围之内”给咽下去了。

清光抬头瞥了他一眼,半天,才干巴巴地说:“没关系。”

大概是因为不想再写一份检讨吧。(误)

最后两个人一起上交检讨,顺便成了朋友。

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关系会维持这么久,久到……变了味儿。
 
 
 
……
 

大和守安定进了门,是五虎退开的。

“如果要找一期哥的话……他在书房……”五虎退小声地说完,冲大和守安定笑了笑,又去找其他孩子们玩了。

大和守安定唇角微微翘起——他来这里打扰了这么久,连五虎退都不怕他了。得趁早搬出去,不要再给别人徒增麻烦了。

一期一振正在收拾书,听见敲门声,头也不回地说了声“请进”后,就听见来者开口:“我明天下午就走,这段时间非常谢谢你。”

“这么急啊。”一期一振把手里的书放到桌面上,“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再搬吧?”

“打扰得太久了。”安定摇摇头,“……而且,我的东西大部分都在……原来的住处。”

“你见过他了?”

“……嗯。”

见大和守安定怅然若失的样子,一期一振原本温和的笑从脸上褪去,他认真地看着他的朋友。

“你真的舍得吗?”

“……”

“虽然……我不太喜欢过问别人的事,不过……”一期一振抿了抿唇,眼神突然变得微妙,眼底甚至渗出了一丝悲哀。

“放弃之后,就没有回头路了。”

“……”

“他没有你那么多想法。”一期一振想了想,还是决定隐瞒加州清光给他打过电话的事情。毕竟对方拜托过,不要让安定知道。

“他不想你走,他看的比你清。”

“……我必须走。”大和守安定牵强地笑着,“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对他做什么……”

爱他也好,埋怨他也好,这都是大和守自私的想法。这些想法一旦杂糅在一起,就变成了复杂的情感。上次是亲吻,那么下次呢?

如果清光未来结婚生子了呢?

只有他站在原地看着,不声不响,却泪流满面。

说到底,他大和守安定只是个胆小鬼。

他做不到笑着放手,那就只好离开。

——你是我神秘的、遥远的、不可侵犯的玫瑰。(※)

——TBC

※摘自叶芝《秘密玫瑰》










评论(7)
热度(17)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