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第十年》(下)(现代paro 爱而不得设定 )


*预警)内容混乱,文风糟糕透顶

加州清光在家折腾了一晚上,在他考虑要不要把房子拆了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他拿起那张夹在诗集里的照片,顺手抖了抖。照片没有过胶,微微泛着黄。看起来是张老照片,不过收藏它的人很细心,它还是平整的,甚至没有沾上零星半点的脏。

加州清光盯着看了半天,照片上的两个少年正冲着他笑得傻兮兮的,一股子青春阳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张照片上他当初从安定的钱包里偷偷扒下来藏起来的,时间一久就忘了还给他了。清光盯着盯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微扬起。

“安定那家伙……根本没什么变化啊。”

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蓝眼,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都一样的清澈透亮。

他极喜欢可爱的事物。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安定的道歉并愉快地成了朋友。

安定喜欢他,他是知道的。

十年前就知道了。

一期一振说的没有错,他是看得清的。他看得太清,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更像个局外人。

也不是没有慌乱过,只是他无法对着少年那双澄澈的眼说出“绝交吧”这样的话。安定也没有表露过心迹,从头到尾只是单相思,多年来也没有做出任何逾越的行为,他也就渐渐习惯了少年的爱慕的视线。

只是因为他也喜欢安定。但不是安定喜欢他的那种喜欢。

直到那个吻……

在被清光发现之后,安定就逃开了。他顾虑着清光的心情,连探病都不露面,只是在每次去医院的时候拜托堀川和护士小姐带了慰问品给他,连张纸条也不留。

加州清光翘起的唇角渐渐绷紧。

安定一直扮演着逃避者的角色,实际上,最先逃跑的人,是他加州清光。

如果他一直以来没有对安定的感情装作不知,没有安慰自己只是自己想多了……而是坦坦荡荡地告诉安定自己的心情……他们两个之间,大概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胸口突然有种堵得慌的感觉。加州清光把照片放回了诗集里,带着书离开了被他折腾得乌烟瘴气的书房。

照片,诗集,这都是安定的。

“该物归原主了。”

清光关了灯,轻轻伸了个懒腰——权当运动了。


 
  
 

“唔……一期哥?”

早起的五虎退揉揉眼睛,见一期一振正在沙发上看书,小脑袋转了转。平常这个时候安定应该正在和一期一振聊天或是看书。今天却不见安定的人影。

“大和守……不在吗?”

一期一振温和冲他地笑笑,“他搬走了。”

“啊……”五虎退想了想,“他又和加州和好了吗……?”

“和好?”

“嗯……”五虎退迷迷糊糊地点头,“上次加州不是带电话给一期哥吗……我听见他在哭啦……”

一期突然有点哭笑不得——加州清光让他保密的电话内容,倒是被五虎退听见了。

加州打电话来的时候,安定还没从医院回来。在一期一振关心了加州的伤势后,加州那头突然沉默了。

“加州?”

“……他又走了。”清光无悲无喜地开口,“还是不愿意进来。”

“……”

“明明知道他就在外面……我却突然想他了……”话的末尾似乎带上了哭腔,不过电话那头却没有抽泣声,那声哭音像幻觉一样。

思念这种情绪,不是因距离而产生的。只是心里满当当的装着某个人。等这种情绪溢出来后,才会后知后觉地开始想着这个人了。

清光很快又在电话那头开口,这回含着笑意,“嘘——你可别告诉那家伙啊,他指不定得拿这个嘲笑我。”

“好。”一期一振认真地回答。

……
 
 
 
 
 

大和守安定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加州清光甩着手靠在墙上看他忙碌。好在他的东西不多,一个人也足以应付。

看安定收拾得差不多了,清光懒懒地叫了他一声,“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安定看着他在一旁的柜子里摸来摸去,掏出一本硬壳书。定眼一看,这本书……有点眼熟。

啊,是他最喜欢的一本诗集。丢了好些日子了。

安定走过去,正要伸手接过书,清光突然低声说了一句。

“别弄丢了。”

他还没来得及理解清光话中的含义,领子猛地被加州清光抓了过去,带着他的身体晃了晃。还没来得及站稳,嘴唇就被柔软的事物覆盖。

大和守安定愕然睁圆了眼,看着加州清光近在咫尺的脸,一时间脑袋死机,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

方才收拾东西的时候开了窗。冰冰凉凉的风毫不客气地涌了进来。安定抖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伸手推开清光,眼角瞬间红了。

“你……你……”安定舌头打结,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苦笑了起来。

“你明明知道……别闹了……”

心还在扑通扑通狂跳,大和守安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清光看着安定,见他情绪大起大落了好一阵儿——冷静如安定极少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况,只是因为自己,这个男人的情绪起伏比过山车还跌宕。

“我值得你这样吗?”清光轻声问。

——怎么不值得?

安定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索性直接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捂着脸,心里好一阵汹涌澎湃。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会对我抱有这种感情。”清光绕过沙发,半跪在安定面前,“想了十年了。”

安定撤开手,“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呢?

爱一个人的理由有很多。可以是一个回眸,可以是一句话,也可以是一次偶然的遇见。

只有真正陷入恋爱的泥沼之中的人才明白,原来一见钟情不是胡乱扯淡。

——————

这一章真让人头疼……不知道这个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会不会被揍(…)

先放一段……如果大家觉得『没有很扯淡!』……我再接着写吧OTZ






















评论(5)
热度(15)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