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组』《守望者》①(现代校园paro )

孤独源于爱,无爱的人不会孤独。——《人与永恒》

万事万物之中,一切恰似冥冥之中注定一般。微不足道的事物反而替之后的人所要行走的道路做了铺垫。即所谓一切皆有因,凡事皆是果。
 
 
加州清光不知道自己拉个窗帘也能拉出“麻烦”来。
 
那天下午正好轮到清光值日。在倒完垃圾之后,他像洗葱一样把自己的手指洗干净了,又把爪子彻彻底底洗了半天,才心满意足地收工。
 
要入秋了,天暗得早。等到清光慢慢踱步回到教室时,四周光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来。他推开虚掩的门,双眼微微眯上——谁把窗帘全给拉上了?
 
与此同时,坐在窗边的人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清光……你还没走吗?”
 
清光应了一声,听声音才知道是同班的大和守安定。
 
他伸手要开灯,却被安定以几近呵斥般的语气喊住了:“别开灯!”
 
被吼得愣在原地的清光真的就在指尖堪堪触到电灯开关的时候停了下来。
 
大和守安定在学校名气挺大,长得好脾气也好。虽然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不过清光一直是被他好声好气地对待着的,所以难免怔住,咦了一声。
 
“抱歉……”大和守安定嘶地抽了口冷气,“我有点不舒服……”
 
“没关系吗?”
 
“嗯,等下就好了……”
 
加州清光眯着眼看他,那团趴在课桌上的身影看起来不太妙。他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走向了那团。
 
大和守安定咬着牙,把脑袋埋进双臂之中,蓦地听到身边划拉好大一声。他下意识地偏过脑袋去看,正好看到加州清光背对着他。窗外的火烧云是寂静的,橘红色与玫瑰色相交融,勾勒出了世界柔和的模样。加州清光侧过身,带着些许关切的表情,“你还好吧?”
 
他站在绚丽的色彩前,身上也沾染上了天空的色彩。那种瑰丽的颜色与他眼底的红色杂糅,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美来。
 
大和守安定愣住了。太阳穴处突突的疼痛也褪了大半。他睁大了眼——原来黄昏是美丽的。
 
加州清光等了半天没等到他回答,却看到他惊讶地睁圆了眼睛盯着他。心里正纳闷呢,却见安定突然昏了过去。
 
“……”
 
 
 
 
 
是的,如上所述,加州清光近期的麻烦就是一向温和的大和守安定同学。
 
比如现在。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和守安定用手支着桌子,把下巴搁在手上,一双水蓝剔透的眼正弯着,带着期待与笑意看他。
 
“和我约会吧?”
 
加州清光:“啧。”问了两周了,你烦不烦。
 
“我喜欢你啊。”
 
加州清光被烦得只想把这颗毛茸茸脑袋给按到抽屉去。
 
那天安定昏过去之后,加州清光在原地磨蹭了半天,最后还是纡尊降贵地把这厮扛到了医务室。医务室的人正好不在,于是清光又坐在床边等啊等。人没等回来,倒是把安定给等醒了。
 
这人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捧起加州清光同学宝贝的爪子,也不嫌弃他的指甲油,直接低头照着指尖亲亲碰了一下。
 
清光:“……”
 
安定笑意盈盈:“加州清光同学,我喜欢你。”
 
……
此后的两个星期清光的耳边就没消停过。
 
“别再开玩笑了。”加州清光推开他的脸,身体向后靠了靠,“两个星期了,你有完没完?”
 
大和守安定笑意不改,“我没有开玩笑。”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连发火的想法都没有。他认认真真地盯着大和守安定看。
 
“你回去照照镜子。”
 
“……”大和守安定突然有点委屈——他长得不丑吧?
 
“你的眼里什么都没有,包括我。”加州清光言简意赅地扔下这句话后,起身离开。这句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和守安定应该听得懂吧?
 
难得的,在清光离开后,安定也没有像平常一样追上去。
 
清光在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其实还有话没说完……不过……算了。
 
大和守安定的眼神太过清澈了。里面什么也没有。加州清光根本无法从其中看出什么。
 
他不知道大和守安定为什么突然这么做,但是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加州清光没有回头看,而是与经过走廊的老师打了声招呼。

——TBC

 

 

评论(2)
热度(12)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