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桑榆非晚》②(现代paro 相亲相到前任(。))

加州清光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一片白。他眨了眨眼,想起了今天不太美好的交友经历,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顺带着脑袋也一块儿疼了起来。
 

话说回来……这里是医院?
 
 
“……”他想起来了,在驱车离开咖啡馆后不久之后,他一脚油门直接冲着电线杆去了。迷迷糊糊间记得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把他从安全气囊里捞出来的……
 
 
在加州清光龇着牙坐起身时,病房门被推开。加州清光呆滞地看着来人,被对方不高兴的表情唬在了原地。
 
 
“江……江雪?”
 
 
加州清光努力用自己差点被开了瓢的脑袋仔细回想了一下车祸情形……
 
 
一头白发的不一定是老人家。
 
 
江雪抬眼看了他一眼,手里还挂着那串佛珠,缓步走近病床。蓦地轻声叹了口气。
 
 
“……谢谢。”加州清光觉得江雪是来给自己超度的。
 

江雪的目光凝在清光被包成粽子的脑袋,眼中不着痕迹地闪烁了一下,“无妨……”
 
 
加州清光沐浴在江雪“温和”的视线中,有点不自在地笑了笑,“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那个小姑娘。”江雪斟酌了一会儿,几近怜悯地看着清光,“……保重。”
 
 
欸?
 

清光看着江雪不声不响地起身离开,那道白色的身影莫名透出一股悲天悯人的意味来。
 
 
……不过他的衣服会不会太长了点,医院的地板这么干净大概也有他的功劳吧。
 

清光还没感慨完,未关紧的病房门被一声凄厉的嚎叫冲开。
 
 
加州清光:“……”
 
 
一团白光窜到病床边上,一边扑一边嚎,“呜呜呜!!!清光!!!我还以为你要死了!!!”
 
 
加州清光看着间接害自己出车祸的小姑娘在那光打雷不下雨,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跟在后面进来的堀川和和泉守静静地看着那团嚎个不停的人,最后还是堀川走出来阻止她,“……医院要保持安静啊。再哭下去清光会被驱逐出院的。”
.

和泉守:“你刚刚在楼下大厅也嚎过了,差不多得了。”
 

加州清光:“……”他好像明白了江雪的欲言又止。
 
 
“好在你只受了点皮外伤,看起来严重而已。”堀川等到哀嚎声结束了,才向清光解释,“再待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
 
“对,嗝。”小姑娘打了个哭嗝,“我已经拜托安定来照顾你了,你的手机还落在他哪儿呢,他会给你送……你们什么眼神?”
 

其余三人:“……”卧槽。

 
清光无奈地避开堀川与和泉守的视线,摆摆手道:“没错就是他……这个说来话长。”
 

清光惆怅得不行。人一倒霉,放个屁都能给砸脚后跟上。
 
 
说曹操曹操到。穿着白大衣的大和守医生笑吟吟地推门而入,比起室内所有人僵硬的表情,他反而显得从善如流,“堀川,和泉守,好久不见。”随后转向清光,“刚刚听到小姑娘的声音就知道你醒了。正好我替同事过来看看清光的情况。”

 
和泉守微微笑着,“你什么时候回的国?”
 
 
“回来有一阵子了,正好在这儿定下了。”大和守说的是医院。
 
 
不明真相的吃瓜小姑娘:“啥情况?你们认识啊?”
 
 
“……”加州清光很想躺下装死。
 

可惜有人不肯放过他。大和守走近加州清光,伸手捉住他的手腕,把手机轻轻放到他的手心,指尖轻轻摩挲着他的腕心,“收好了。”
 

“谢谢。”加州清光抽回手,掩饰性地扫了周围一眼,发现病房其余三人看天看地看空气,一个个摆出“非礼勿视”的架势来。
 
 
大和守安定俯下身,挂着轻松的笑,在加州清光耳边开口。
 
 
“下午来不及说——能和你再见真的很高兴。” 
 
 
“学长。”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贴着清光的耳朵说的。

 
加州清光猛地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时气结说不上话,只好捂着那只红透了的耳朵瞪着大和守安定。

.....
 
——TBC

大家周末愉快。

 

评论(3)
热度(17)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