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与刀』《蓝》


* OOC,文笔渣到上天
*短篇,原创总司
 
 

    壹
彼时正是冬天,大和守安定安静地跪坐在店铺的角落,面无表情看着门外纷纷扬扬的雪。蓝色的眼中因一丝波澜也无而显得阴郁。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原本蜷缩在店铺里的老板想着这么冷大概也不会有客人上门,于是起身准备提早关门。
 
“哦——是准备关店了吗?”
 
清亮的少年音蓦地从门口窜进来,紧接着一个披着浅葱色羽织的人笑着闪了进来。那人看起来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一进门就带着笑意。他有着白净的脸,月牙似的眼,以及讨喜的小虎牙。
 
老板显然认识他,也挂上了笑,急忙招呼来人进门看刀。那人点点头了,,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朝门口瞥了一眼。
 
安定只是在他喊的时候多看了几眼,随后又毫无兴趣般地垂下眼,一双蓝色的眼依旧波澜不起,如枯井一般。
 
“真是的……”
 
稚嫩的嘀咕声从门口传来,随后安定听见那稚嫩的声音道,“好冷——”
 
“呵呵。”先前那人轻笑一声。
 
“冲田先生,你快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
 
“好。”

来客似乎正在认真看刀。不过安定却并没有期待这个人把他带走。
 
他不记得自己来到这里多久了,也没有去数有多少人把他拿起又放下。放下他的原因大抵相同的——
 
【这把刀不好上手啊。】
 
就算是十分强悍的武士都觉得大和守定不好上手,就连老板也渐渐觉得这把刀很难出手,于是就把安定移到了角落。
 
这次大概也没戏。安定心想,这个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强悍的人,大概看也不会看他一眼吧?
 
“咦?”安定听到冲田突然出声,随着草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停止,安定察觉到面前的光线笼上了一层阴影。他抬起头。
 
清秀的青年正睁大眼好奇地打量他。安定好久没被这么审视过了,愣愣地对上青年的眼。青年望着那双如深渊一般阴郁幽暗的眼,不禁微微蹙眉。
 
“噫——凶巴巴的!一点也不可爱!”
 
冲田身后钻出一个小小身体。稚嫩的孩子睁着红而亮的眼好奇地看着安定。那双眼像是被山间清泉浸润过一般,晶亮剔透。
 
冲田转头冲身后的小家伙好脾气地笑笑,随后他喊来老板。
 
“我可以拿起来吗?”
 
“啊,请。”老板犹犹豫豫地看着冲田,“只是这把……”
 
“唔。”冲田试着把握住刀柄,令刀出鞘。他试着挥了两把,心下了然,“只是不好上手?”
 
被直接戳到痛处的安定像个孩子一样,不自觉地鼓起腮帮子,一双大眼飞快地瞥了冲田一眼,又垂了下去。冲田愣了愣,随即轻笑出声。
 
“不过,要是使用得当,一定会是把好刀呢。”
 
咦?
 
大和守安定蓦地抬头,只见冲田正被老板拉着。老板觉察到冲田有买安定的意愿,心下一喜,马上吹起了冲田的剑术,又吹起了安定的威力。冲田则挂着一抹笑耐心地听着。

冲田身后的小家伙冒了出来,小小的嘴微微撅起,不满地看着安定。
 
“不要摆出那么凶的表情啊——明明脸蛋那么可爱——”
 
安定:“……”
 
“总司——决定好了吗?”小家伙不再搭理他,而是揪着冲田总司的羽织,扬起脸发问。总司伸手轻轻揉他的脑袋,冲老板笑笑,露出讨喜的小虎牙,“能便宜点吗?”
 
安定:“……”
 
 
 
 
“好了——清光,安定,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相处啊。”店铺不远处,冲田总司蹲下身,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介绍什么的回去再慢慢做。现在我们要回去了。”
 
“知道啦——以后要好好听我的话——”清光拍拍小胸脯。后半句是对安定说的。
 
安定依旧没什么表情,蓝色的眸依旧没什么神采,在黑夜里显得深沉。他看了总司一眼,轻轻点点头。
 
反正就算被带回去,过不了多久也会被放置到角落的吧。就像在店里一样。只是换了个地点罢了。安定心想。
 
总司无奈地笑了,“回去吧。”
 
清光扯扯总司的衣角,“总司——糖。”
 
“啊。”
 
惊呼了一声,总司从身上摸出了糖,放了一颗在清光的头顶上。他拉过安定的手,也放了一颗糖。
 
“每天巡逻结束的奖励——嘘,回去不要告诉土方先生。要不然他又要唠唠叨叨了……”
 
安定愣愣地看着手心那颗小小的糖果,“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他也想吃吧。”总司想了想,吐吐舌头,“才不给他呢!”
 
清光:“才不是这样的吧!”
 
“哈哈——是吗?” 
 
“……”
 
那颗糖果被安定紧紧攥在手心,他看着清光与总司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皮,眼底不再平静,而是像荡起了一圈涟漪一样。
 
 

    贰
 
“喂——宗次郎——这边啦——”
 
“我在这边——”
 
“宗次郎——”
 
“啊呀,我抓不到你们啊——”总司的眼上蒙着一层布,正四处乱摸。
 
小孩子们一边尖叫欢笑一边逃开总司,“宗次郎——”
 
大和守安定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最近已经不再下雪了,但也不见太阳。雪一停一群小孩就迫不及待地冲到屯所门口大声喊总司出来玩。正在陪安定和清光的总司只好乖乖出来陪这群小鬼。出来时还不忘顺手捎上小付丧神们。
 
“啊啊……可恶,我也想和总司玩啦。”清光百般聊赖地坐在一旁。安定看着总司和小孩子们玩闹的场景,并没有应和清光。
 
“你不要总是摆出那么严肃的表情啊。”清光不客气地伸出手揉揉安定的脸蛋,“有什么心事说出来就好了,老是绷着脸一点也不可爱!”
 
“我没有需要倾诉的事!”安定的脑袋在加州清光的手下扑腾了两下,终于逃出魔爪,“倒是你啊,一直在说什么可爱可爱的……”
 
“因为我喜欢可爱的东西啊!”清光理直气壮地叉着腰,小小的脸扬了起来,一双红得剔透的眼中波光流转,“所以我才撺掇总司……”话说到一半他蓦地住口,眼珠一转,“你不喜欢吗?”
 
“……”安定无语地看着他,刚想摇头,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总司给他的那颗糖。小小的糖果……很可爱。
 
于是他犹豫了。
 
这份犹豫落在清光眼里四舍五入就是喜欢。他得意地抬起小下巴,一脸骄傲。
 
安定很看不惯,“你在骄傲什么啊?”
 
“喂你……”
 
“嘿咻——抓到你了——” 那边的总司欢快地喊了一声。
 
“啊——”
 
“好啦好啦!太阳都落山啦。到此为止咯。我还有事啦。”总司笑眯眯地摘下布条,顺手把被抓住小孩子放下。
 
“啊……那!那下次一定要再来玩哦!”
 
“当然了。”总司冲他们摆摆手,孩子气地笑了,“再见啦~”
 
清光与安定迈着小短腿跑向总司。夕阳在山,温暖的光线为总司镀上了一层金色。看起来非常快温柔温暖。
 
安定心里突然软了一块。他睁大眼睛,看着清光抱着总司的衣角叽叽喳喳地讲话,总司一只手捞着他,另一只手冲安定招了招。
 
安定紧绷多日的唇角松了松,看起来是一副要笑的模样。总司注意到那孩子眼中的阴霾褪去了一点,透着一点儿天空般的明媚。
 
“安定,来。我们回家了。”
 
 
 
    叁
 
“这本书,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一本包装精良的册子被推到安定的眼底下。安定抬眼,看着坐在对面一脸严肃的总司和清光,不禁咽了口唾沫,“要交给我吗?” 
 
“嗯!一定要好好收起来……”总司压低声音,“这个是我好不容易拿到手的。非常重要。”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收起来的!”
 

安定小心翼翼地把那本《丰玉发诗集》抱进怀里。
 
“嗯!那我和清光巡逻去了!安定一定要好好保护这本册子哦!”
 
“我明白了!”
 
今天也是也是带清光出去啊。
 
安定极力压下心头的失落,抱紧怀里的册子。冲田先生不是不重视他的,要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册子交给他
 
 
 
 
总司走后不久,土方岁三突然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堀川和和泉守紧忙跟在身后。
 
“总司——!!!”
 
“土方先生。冲田先生巡逻去了……”安定诧异看着他,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是安定啊。”和泉守看着拼了老命在阻止土方暴走的堀川,又转向安定,“你有看到一本诗集吗?《丰玉发诗集》。”
 
安定:“……”
 
“冲田每次都喜欢把诗集藏起来,然后嘲笑土方……”
 
“嘲笑?”安定眨了眨眼,“这里面写的是什么啊?”
 
和泉守表情怪异地看着他,扭头看了暴走中的土方,飞快地说了句“下次告诉你。”
 
安定:“……”
 
“总而言之,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见过?”
 
安定真诚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昧着良心摇头。
 
“这样啊……那也没办法了。”和泉守叹了口气,想想安定这么老实的刀一定不会骗人,便不再多问,也加入了阻止土方暴走大军,还抽空冲安定挥了挥手,“你要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们——”
 
安定心虚地点头,“……好。”
 
看着堀川与和泉守拖走土方的身影以及一片狼藉的房间,安定忍不住抽了抽唇角。
 
冲田先生真是……
 
“噗。”
 
安定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们回来啦——”
 
冲田总司和清光偷偷摸摸顺着门进来,关紧了门。
 
总司把手中的团子递给安定,冲他挤眉弄眼,“册子?”
 
安定接受了总司的贿赂,面不改色地把册子交出去。清光惊奇地瞪大眼,“居然没被收走!”
 
“我说没有他们就走了。”安定乖巧地吃着团子。
 
清光:“……”喂我当初可是被土方先生追杀了好几天哦?!
 
“太好了。”总司欢快地翻了两页,“我上次是念到……”
 
安定:“……”
 
他吞下团子,挪到冲田身边,小脑袋轻轻靠在总司的身上。
 
十分亲近的姿态。
 
 
 
    肆
初春时节,阳光暖融融的。大和守已经来了新选组很久了。
 
冲田总司穿戴好衣物,仔细打量坐在一旁的安定。
 
这把传说中很凶猛的刀温温和和地对上他的视线,还弯眼笑了笑。总司想起他们初遇时这个孩子无神空洞的眼,以及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的表情。此时都已消失殆尽,那双眼似是被雪水洗涤过了一般,不再是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的空洞,取而代之的是如三月天空一般的明媚透亮。
 
是非常活泼明丽的蓝色。
 
“啊。”总司对安定道,“今天我带你出去巡逻吧?”
 
“诶?我吗?”安定吃惊地睁大眼。
 
“是啊。”清光在一旁拍拍安定,“没问题的。”
 
清光其实想说的是“是啊。你和总司之间已经慢慢建立起信任与默契了,所以没问题的。”不过由于不好意思,便把头尾摘出来了。 
 
总司拿起刀,“安定,跟上。”
 
大和守安定眼中渐渐被点亮。他响亮地回答:“是!”
 
……
 
巡逻途中。
 
“冲田君。”安定拉住他的衣角,“……当初,为什么会选中我呢?”
 
“啊,这个。”总司压低声音,“其实那时候我还没注意到角落的你。是清光拉着我一直嚷嚷‘总司!那把刀看起来很强!去看一下!’什么的。”
 
“很强……我吗?”明明清光是说因为自己很可……
 
“我试了一下,发现的确是把不错的刀。之所以迟迟没人买,也只是因为操作问题。”总司的手掌覆在他的头顶上,“安定是把好刀哦。”
 
“是!”安定弯起眼,脸颊红通通的,“冲田君也是好剑士!”
 
“哈哈……”
 
……
 
彼时是初春三月。冰雪消融,连带着阴霾也被洗涤透彻,露出明媚的蔚蓝天空。
 
——FIN

完全就是流水账啊……
 

 

 

 
 

 

 

 

 

 

 

评论(11)
热度(63)
© 仲春之始|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