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声音》——BY:九涂

☆去年十月份写的,就存在这里吧w
*甜,请放心食用
*大概会......ooc吧orz
*出现医学或者其他什么错误什么的......还请见谅QWQ

话说这篇不完整啊……_(:з)∠)_前面情节给跳了。因为前面那部分丢了只能在微博看长图啦23333_(:з)∠)_

阿多尼斯赶到病房门口时,正好撞见准备离开的敬人。

敬人惊讶地看着着浑身是汗的阿多尼斯,“你······”他想了想,又止住话
头,礼貌性地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便准备离开。

阿多尼斯迟疑地盯着病房门口的号码牌,喊住敬人。

“神崎他······”

敬人停下脚步,嘴唇轻颤,最终说出的却是:“进去吧。”

他在等你吧。

敬人没再说什么,便离开了。

阿多尼斯轻轻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神崎飒马出车祸了。

准备去训练的UNDEAD成员颇有默契地停下脚步,有两个学生聊着天从他
们身边经过。

——啊,很严重吗?

——已经休克很久了,今天才醒来。听说红月好像要放弃这次梦幻祭。

——诶?这次的梦幻祭不是······

······

两个学生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阿多尼斯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那两个学生远去的方向,浑身上下僵硬得
无一处可动弹。

“阿多尼斯······”

不知道是谁先开口,阿多尼斯的瞳孔骤缩,他尝试动了动,机械般地抬起
双手。

那双手在颤抖。

“阿多——!”

阿多尼斯抬起腿,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朝着训练地相反的地方跑去。

出车祸吗······

他想起前些日子去找神崎,被三年级的前辈要告知要秘密训练的事。

原来是出车祸了吗?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

为什么要瞒着他?

焦灼的情绪将理性吞噬,阿多的步伐越发的凌乱。

休克啊······

那时候的神崎很寂寞吧。

为什么身为朋友的他不在他身边呢?

即使,是让神崎听到他的声音也好。

为什么,自己不在呢?

“笃笃。”

门再一次被敲响。

病床上的飒马动了动眼睛,那双空洞的眼才渐渐被点亮。

红月的两位殿下刚离开,那么来者会是······?

飒马自己都没注意到,来自内心深处那点如熹光般的期待。

他轻轻动了动脖子,双眼认真地盯着那扇白色的门。

“神崎!”

来人小心翼翼地进门,低声喊了他的名字。

是阿多尼斯殿下啊。

飒马忍不住扬起唇角,看着阿多尼斯紧张地站在自己面前。

出事之后的寂寞感,好像被阿多尼斯殿下的声音驱逐开了呢。

阿多尼斯看着坐在病床上的飒马,额头上脖子上都是绷带,左手臂还吊起
来了。这种状态,的确不能参加梦幻祭啊······

但是看起来也不是会导致休克的伤啊。

“神崎······抱歉,没有早点来看你。”阿多尼斯局促不安地站在病床
前,“你还有哪里受伤了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抱歉······”

阿多尼斯没有注意到,飒马的眼神渐渐变得黯淡。他伸出没有受伤的手,

拉着阿多尼斯在病床边坐下,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觉得不舒服吗······”阿多尼斯吁出一口闷气,“没事就好,啊,来得

太急没有买慰问品······”阿多尼斯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他定定的与神崎对
视。

飒马迎上他的眼神。

“神崎,你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呢,他的眼神这么······不甘?

阿多尼斯的双眼下意识地看向病床上挂的名片。

“——咽喉部外伤。”

神崎不能唱歌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内。

不止一场梦幻祭的时间。

——这是最好的结果。

而最坏的结果是······

阿多尼斯怔怔地看着飒马在自己手心写字,他低头写字的样子真专注啊。

那一笔一划间,轻飘飘的,好像不存在一般。

但连词成句,阿多尼斯觉得自己的手心热热的,很沉重。

——最坏的结果是,我不能当偶像了。医生殿下说,这也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阿多尼斯看着飒马的将食指指尖从自己手心上挪开,那张苍白的过分的脸,被失望的阴影笼罩。

阿多尼斯知道,神崎是做不到强颜欢笑的。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

他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就像平时一高兴就拔刀,就像喧哗祭时怒气上升就提刀找上了英智。

就像现在。

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宝物一样。

失去了声音的偶像。

纵然是冷静如阿多尼斯,眼眶也忍不住发热。

那活力满满的声音,以后还能听得见吗?

惨白惨白的病房,是一阵默然。

阿多尼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飒马——事实上,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于事无补的吧,要是徒增伤心,反而是弄巧成拙了。

飒马低垂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振作起来。

阿多尼斯殿下的眼里,盛满的是满满的担忧。飒马不喜欢他那种悲伤的表情,即使他一句话都没说。

让人担心了,真是失礼啊。

一只温暖的手小心翼翼地覆在飒马的后脑勺,紧接着是宽厚的肩膀凑到飒马面前。

“如果可以帮到你的话。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飒马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肩膀。

他的脖子不方便移动,却有肩膀能够让他依靠。

阿多尼斯看着伏在他身上的背影,不禁用手轻抚着他的后背。

飒马伏在他身上,默不作声地流泪。

阿多尼斯觉得,那些滚烫的泪水,是滴在他的心上。飒马因为受伤,呼吸都很困难,再加上心情低落,胸前背后起伏的弧度令人心疼。

飒马用没受伤的手,紧紧地拥住阿多尼斯的后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受损的声带发出嘶哑的哭声,阿多尼斯鼻尖一酸,只能托着飒马的腰,小心地用适当的力度拥住他。

飒马哭着,声嘶力竭。

多日来的黑暗,无助,歉疚,不甘,统统在此刻爆发。

阿多尼斯忍不住将唇贴着飒马的耳朵,细细亲吻着,安抚着,时不时轻声呢喃着,连自己都听不清的话语。

不能再哭下去了。

飒马似乎能感受到阿多尼斯的情绪,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好在刚才的号哭并没有使咽喉出血。他静默地趴在阿多尼斯的肩头上。说他任性也好,胡闹也罢,此时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仅此一次吧。

“神崎。”

阿多尼斯低声喊着他的名字,看着怀中的那颗脑袋微微动了动。

“你的声音,不会失去。”

“我一直,都记得。”

“所以,不会失去。”

—————————————END———————————-————

ps:呼,好累啊。
其实到这里就很好了(其实是懒得写了(揍飞)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20)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