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You Are Old》——BY:九涂

☆去年十月三篇中的最后一篇。没抽到,警服阿多。
*文笔渣,请不要嫌弃>///<
*甜,不虐


————————————-——————

昏暗的房间内,身材高大的青年坐在病床边,静静翻阅着一本封面精致的诗集。

察觉到骤变的光线,青年站起身,将窗户拉上,只留一条细缝用于通风,顺手开了灯。

“要下雨了啊。”

阿多尼斯低声自言。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应答。

他将目光移向躺在病床上的神崎飒马——这么多年来,他秀气的面容几乎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原本因每天锻炼而变得结实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纤细,健康的肤色也变得苍白,脸色中隐隐透着不健康的青色。

阿多尼斯坐在床沿,比起学生时期更为厚实宽大的手温柔地拂过飒马消瘦的脸颊。

——自那场意外后,许多事都朝着难以预料的方向发展。

阿多尼斯的内心不自觉地叹气。

——如果七年前的那场舞台事故没有发生,是不是所有事都会朝着平稳的方向发展?

飒马不会因此昏迷了七年,红月不会因此而解散,UNDEAD也不会因此而少了一名成员。

他没有办法放下飒马,只能放下成为偶像的未来。

就这样。

阿多尼斯从少年成为了青年,在七年的沉淀中变得更为稳重内敛。

他也曾在每一天早晨设想过,神崎会突然醒来,神采奕奕地向自己打招呼。

只是在七年的时光里,没有一次实现过。

但是,只要活着,就还没死。

阿多尼斯想,即使是再过七年,他也可以等。

即使他们都老了。

一。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低沉的嗓音,深情的诗句。

阿多尼斯认真地念着诗集上的某一页。

“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这些年来,阿多尼斯的闲暇时间都耗在了这个房间。每天都会和飒马聊天,偶尔也会念一些东西给他听。这也算是催醒治疗吧。阿多尼斯直觉认为,神崎是听得见的。

除了说话,阿多尼斯每天也会提早到房间里给保养飒马的刀。

这些本应该是飒马的家人做的事情,阿多尼斯也明白。

“我们家飒马承蒙您的关照,能有您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飒马的母亲,一名温柔的女性,曾这么对他说。

一向寡言的他绞尽脑汁地想,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朋友吗?

阿多尼斯放下诗集,指尖勾住了飒马的,再是轻轻握住那只瘦骨嶙峋的手。

“神崎,你觉得我只是你的朋友吗?”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只有室外的雨声,淅淅沥沥。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阿多尼斯轻叹一口气。明明只是一首短诗,不知为何念起来分外长。

“唯独一人······”

低沉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向飒马,依旧是沉睡的模样。

“唯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神崎,你觉得我只是你的朋友吗?

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答案却在阿多尼斯心中明朗。

——是爱啊。

就是这个啊。所以阿多尼斯才会想到,当他们都老了。

也不会离开彼此。

二。
阿多尼斯站在熟悉的房间前,推开门的手禁不住剧烈颤抖。

神崎飒马昏迷后的第九年,他接到了神崎母亲的电话。

门被推开,瘦弱的青年正好坐起身,一向束起的头发散在身后。见到来人,那双漂亮的眼睛被点上了光彩,连苍白的双颊也染上了薄薄的血色。

“神崎!”

飒马微微歪着头,看着皮肤黝黑的青年扑过来,将自己猛地揽在怀里。

他感受到那结实的背在颤抖,想了想,将手搭在那背上,指尖轻轻敲了敲。

“不哭不哭——”飒马弯起一抹笑,秀气的脸上全然是孩童般的天真笑意,“抱抱——”

已经听神崎母亲说过情况的阿多尼斯没有流露出意外的神情。他松开抱着飒马的手,嘴唇贴着飒马的耳郭,划开一抹笑,低声喃喃。

“神崎,要亲亲吗?”

“好——”

于是,唇瓣相贴,守护了多年的感情,在此刻开花。

爱情不会隐藏在群星之间。

阿多尼斯想着,加深了这个吻。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

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END

【算是后续】
鬼龙和敬人无言地看着室内,最后还是鬼龙伸手将门轻轻合上。

“我觉得······我们暂时不要进去比较好。”

“嗯······”

——————————————————————

本来想开虐的,最后还是不忍心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当没看到吧嘿嘿~(喂!)
ps:(ㅅ´ ˘ `)飒马最后是躺久了神智都变成小孩子啦

 
评论(11)
热度(19)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