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by:九涂 (高绿同人,秀德友情向)

☆本文写于2014.04.06(黑历史×)
☆好……好羞耻啊
☆妈妈我想换个标题
☆友情向
☆我爱和哥(。)

*完结纪念。秀德的光与影不灭。

    壹。
“那么,小真,我今天还是先走咯~”

轻快的尾音还飘荡在空气中,绿间来不及对高尾的话做出反应,后者则手一扬,身影迅速消失在休息室门口。

微微不满地蹙眉,绿间回过头,刚想问其他人高尾这几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来参加训练,可队员们像往常一般,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丝毫没有在意高尾缺席的事情。

连疑问都没有。

大家这样的反应倒是让绿间觉得自己太多事了。

他别过头,用右手推了推眼镜,照常换上训练服,执行每天的练球计划。

也许······高尾过几天就回来了吧?

“我们先回去咯,绿间,你也别待太晚了。”

“知道了。”

训练时间就在投篮中流逝,今天的绿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平日的状态。

总是会在意高尾缺席的事情。

等到他想要认真训练时,队员们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回家了。烦躁地盯着球场上七零八落的篮球,绿间舒了口气,决定训练到比平时更晚才行。

一定要尽到一天的人事才行。

捡球,投球,进球。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井井有条,都是像往常一样啊。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

他听着篮球落地的声音,烦躁地用领口抹了抹脸上的汗,回过身,刚要对板凳区开口,却又在张开嘴的一瞬哽住了。

······高尾今天也不在。

像是失落一般地垂眼,绿间放弃了继续练习,走到板凳区之后,一抬手,左手的绷带就松了。

······最近巨蟹座运势很差,幸运物是剪刀。

他握紧左手,翻了翻包,剪刀就放在包里,胶带圈就放在剪刀旁边。

······胶带用完了。

绿间抽了抽嘴角,认命地低下头。

如果高尾在的话,一定会准备新的给他吧。

“······看来今天幸运物准备的不够大啊。”

M记门口,黑子和火神照常边走边吵——准确的说,在吵的只有火神一个······

“火神君。”黑子停下脚步,清澈的双眼盯着火神,“能不能陪我去买二号的食物?”

“哈?”火神瞥了一眼黑子身后的超市,不耐烦地眯起眼,“那家伙又把狗粮吃完了?怎么这么能吃啊······”

虽然口头上抱怨着,但火神还是认命地跟着黑子进了便利店,顺便看看家里最近有没有缺什么要买的东西。他随便晃荡着,直到看到穿着秀德校服的学生——

“绿间?!”

“火神······”

相遇的两人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字。
火神抽了抽唇角,连眼角也随之抽搐,“······你买那么多剪刀做什么?”

“啰嗦。”绿间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剪刀。

黑子突然从火神身边冒出,“火神君我们可以走了。绿间君晚上好。。”

火神:“······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随后火神又惊悚地盯着黑子手中的狗粮,“啊咧?那家伙的食量怎么这么大?吃的比我还多吗?”

“二号最近在长身体,但食量还是没有火神君的多。”黑子说完,疑惑地看向盯着剪刀发呆的绿间,又开口,“绿间君。你没有和高尾君在一起吗?”

握紧了手中的绷带,绿间沉默不语。

意识到气氛不对,黑子点了一下头,“抱歉,是我多问了。那我们先走了。”

“诶诶?黑子等······”

绿间听不清他们的对话,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为什么,他的生活总是和高尾有关?
像是离不开一样的可耻。

    贰。
高尾站在教室门口,抓紧肩带,舒了口气,才踏进去。

“哟~小真早啊~话说今天你来得真早呢。”

和往常一样轻快的语气,高尾走到座位边上,笑着跟绿间打招呼,坐下伸了个懒腰,“啊,最近睡眠真心不够呢。好困啊~”

绿间没有理会他的抱怨,专注地盯着课本。

没有得到答复的高尾疑惑地回过头,再是无奈地笑了。

“小真,书拿倒了哦。”

绿间:“······”

把书调正后,绿间像是顺口一问一般开口,“最近为什么不去练习?”

高尾忍着笑,背对着绿间,背部一颤一颤的,“小真想我了吗?”

“去死。”绿间别过头,“······最近你没来,很安静。”

可是我讨厌那么安静啊。

高尾继续颤抖,连声音也跟着抖起来,“嗳,最近是真的不能去嘛。我也跟仁仔请过假了哦。”

······说不定以后也不能去了呢。

握紧手中的笔,绿间没有说话。

“安啦~”高尾回过头,挂着大大的笑容,“我几天之后就会继续参加训练的啦~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我哦。”

那就好······

“谁担心你啊?我只是随便问问。”

“知道啦——”

懒洋洋的尾音意外的令人安心,原本神烦这声音的绿间,竟意外地没有排斥。

没关系,等过了这几天,高尾会回来,和大家一起练球。

下午的训练一如既往,绿间缠好左手的绷带,眼角余光无意间瞥见门口。

门口那抹身影,也和往常一样,默然地看着他们练球。

······那家伙到底要这样躲躲藏藏到什么时候?

稍稍蹙眉,绿间忍不住喊了一声:

“高尾!”

其他练球的球员都纷纷看向门口,躲在门口的高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诶诶?别这么盯着我啦。我只是顺路来看看罢了,马上就要走咯。”

宫地向前走一步,刚要开口,却被绿间抢断话头:“明明可以过来,为什么不参加训练?”

为什么只是看着,却不走进来?

面对绿间的质问,高尾无奈地摊手,“只是今天来看哦,有点想大家了哦。过几天等家里空闲下来我再回来训练也一样哦。”

“那么之前每天都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是谁?”绿间眉皱的更深了。

高尾怔住了。

原来每天都会被发现啊。

“你······到底在逃避什么?”绿间咄咄逼人。

面对反常的绿间,高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宫地刚要帮高尾说话,却被大坪阻止了。

“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绿间紧紧地盯着沉默不语的高尾,刚要继续开口,却被高尾的反应哽的说不出任何话——

高尾的脸上,露出了寂寞失落的神色。

    叁。
高尾真的没有再来篮球部了。

自从上次露出了那样的表情之后,再也没有来过了。

明明人就坐在前面,但绿间却丧失的质问的······勇气。

他害怕。

害怕再问下去,高尾的脸上,又会出现那种表情。
······难道他开始对篮球失去了兴趣?

怎么可能啊。

绿间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么为什么突然间不来了?

“吱——”

绿间一惊,抬起头,前面的高尾突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小真。”高尾回过头,冲他笑着,“今天一起回去吧。”

说完,不等绿间反应过来,就慢慢地走出教室。
“砰——”

和往常一样进球。

动静却反常的大。

绿间板着脸,机械性地继续练习。

他这几天太松懈了,心思大部分都在高尾身上。

既然高尾说是有事不能来,那么他就姑且相信吧。

“大家集合一下。”

教练拍了拍手,意示大家停下手中的动作,待大家集合好后,才缓缓开口——

“高尾和成同学因为某方面原因,所以不得不做了退部的选择。”

······

“退部?”绿间呆住了。

高尾那家伙······退部了?

那个想要得到胜利与认可的家伙,放弃了······?

身后的宫地似是无奈地叹气,“他果然这么做了。”

什么······意思?

绿间猛地回头,“你说什么?”

宫地却丝毫没有被吓到,只是平和地看着他,“虽然高尾那家伙要我们保密,不过最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的,是你才对。”

    肆。
天色渐渐暗下,高尾随意靠在一处,黑发被风缭乱,挡住了视线。

但他还是看见了绿间低着头,从球馆走出。
他抬头,冲走过来的绿间笑了,“哟,小真走吧。好可惜,今天没踩板车过来呢。”

绿间在他面前站定,低声开口,“回到篮球部。”

他微笑,“不行。”

“为什么?”

高尾睨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笑开了,“看样子他们告诉你了。”

“我要你亲口对我说。”绿间隐忍地看着他。

舒了口气,高尾漫不经心地看着天际,“不是不想打,而是没有办法了。”

“······”

他闭眼,指了指膝盖,“果然还是不行啊。已经没有办法再跳起来了。连板车都踩不了了——”

话音未落,便被拥入怀中。

绿间语气轻缓,手上也渐渐发力,“真的······只能这样了啊。”

“Don't worry。”高尾像平常一样,满不在乎。
绿间凑在他耳边,开口:

“真的甘心吗?”

······

死一般的沉默。

正当他以为高尾打算继续沉默下去时,胸膛的温热却在心脏处蔓延开。

“怎么可能甘心啊!”

高尾紧紧地抓着绿间的衣服,温热的液体顺着
脸颊滑下。

“怎么可能甘心就停止在这里啊!怎么办,本来想装作满不在乎,可是我办不到啊!强颜欢笑也垮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啊!真的是超级不甘心啊!要我放弃,根本办不到啊!可是连跳也跳不起来,我能做什么啊······”

高尾哽咽着,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紧紧抓着衣服的手也用着力,仿佛······

仿佛绿间就是他的世界。

绿间将下巴抵在他头顶上,像是释怀一般地叹气,“终于哭出来了啊。强颜欢笑果然不适合你。”

“既然不甘心放弃,就继续吧。”绿间轻声道,“你想要的胜利,可以暂时交给我。不过只是暂时而已。”

高尾怔愣着抬头。

再是笑着流泪,“小真果然是笨蛋啊。”

绿间放心地笑了。

“高傲的鹰收敛翅膀,只是想暂时休息罢了。”

“下一次,就要醒了。”

“然后,不挠不屈。”

——The End

_(:з)∠)_还有后续啊(。)

后续 不挠不屈。
绿间最近总是会不知不觉间发呆。

无论是上课还是练球,就算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也总会走着走着,就陷入放空状态。

“……王牌大人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啊。”宫地看向木村,“最近可是和外校有比赛呢。”

大坪无奈地看向表面上在练习实质在发呆的绿间,“虽然对实力没多大影响(命中率还是很高),但也蛮让人担心的啊。”

“比赛那天会不会被砸中脑袋?”

“……突然有了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对于绿间的反常,每个人都明白原因在于高尾,但高尾最近一直不见踪影,他们也没有办法。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一对(搭档)啊!”
就算前辈们再怎么担心绿间的状态,比赛也如期而至。

大家在板凳区准备的时候,身后传来漫不经心的声音,“啊,居然真的赶上比赛了呢,前辈们这次依然要好好加油呢~~~”

能用这么轻快的语气打气加油的还有谁呢?

“高尾!!!”

面对大家的惊喜,高尾只是摆了摆手,笑着,“啊咧~前辈们好热情啊……啊咧!”

一声惊呼下去,众前辈们纷纷扑向他---

“你总算出现了!”

“没有你在都不知道无聊了多少!”

“你倒好,这么悠哉,真是让人火大啊!”

……

高尾在被围攻之余还不忘记抽出空闲看向绿间,后者接收到他的目光,则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好啦好啦,前辈们先放开我哟~我我我有东西给你们看~~~”

一边暗笑绿间的不坦率,高尾奋力挣扎,才从前辈们“爱的围攻”中成功脱身。他站定之后,缓缓拉开外套拉链。

里面是一件白体恤,上面用加粗的黑体子写在歪歪扭扭的大字---

“不挠不屈”

“怎么样~”面对全队的惊讶,高尾抖了抖衣服,看向唇角抽搐的绿间,“小真你看我用心吧!”
很用心是没错……

“字写得真难看……”绿间是这么评价。

其他人不忍直视地别过头。

高尾:“……重点不在这里啦!”

为了聊表安慰,大坪走上前,拍了拍高尾的肩膀,“你的心意我们收到了。”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大家互相对视一眼,默契地扑向秀德的光影组合---

“秀德秀德!不挠不屈!”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16)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