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桎梏》——by:九涂(高绿同人 友情向)

☆本文写于2014.04.27
☆文笔……´_>`稚嫩

    序
“我想成为,能给予你温暖的光。那样至少,会让你在以后的日子记起我。”

“可你却成为了我的桎梏,使我寸步难以再前行。”

    壹。
“小真~”

正在擦汗的绿间真太郎闻声回头,前辈们都在收拾东西,只有高尾笑嘻嘻地冲他晃着手中的杂志。

“怎么了?”他推了推眼镜。

高尾凑过去,把杂志拎起来,指着其间的一行小字,“看吧看吧,这个和你一样呢!超准的啦!”

“······”绿间盯着书。

——巨蟹座(缺点 ):情感控制。

抬眼瞥了一眼高尾,绿间又快速扫过去,凑巧看到另外一行小字——真的是凑巧。

——天蝎座(缺点):自卑,感情和逃避。

哪里准了啊喂!

“不准的说。”

“ 不准吗?”高尾晃了晃手中的书,“明明就是这样啊。”

“啰嗦。”绿间别开了脸。

高尾彻底笑开了,“什么啊小真好傲娇——”

“······去死。”

“开——玩笑的啦。”

一天的时间就在训练中过去,秀德的队员说笑打闹着从球馆出来,再是互相告别,向各个方向回家。

“给。”高尾靠在板车上,伸手递给绿间一罐小豆汤,似是抱怨着伸懒腰,“每次都输给小真,真是太不甘心啦——”

绿间拉开拉环,“那是你人事未尽。”

无奈地逸出一声叹息,高尾嘴角却渐渐是上扬的弧度。

“王牌大人每天都在辛苦地尽人事呢。那么今天就算是给你特别优惠好了。”
绿间看他,“不猜拳吗?”

“都说是特别优惠啦,”高尾坐在垫子上,回头笑道,“不过,只有今天一天是优惠的哦——”

夕阳把一切事物的影子都拉得很长,高尾蹬着板车,内心一边埋怨着自己的多事,一边却觉得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坏——他这是要变成抖m了吗?

“今天很热呢。早上过来就发现太阳超毒。”高尾开口。

绿间愣了愣,盯着斜阳的位置,看着天空被晕上一层红,想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也不坏。光是很温暖的吧。”

“······是这样吗 ?”

刚回答完,高尾又心血来潮来了一句 ,“那么,小真是有被温暖过吗?”

“没有。”果断的回答。

微微垂首,绿间抓紧了手中的罐子,“从来没有。”

    贰。
“砰——”

心不在焉地进球。

宫地皱眉,盯着笑着喊抱歉的高尾,正要开口,绿间却忽然跟教练请假,今天不来训练了。

······今天是怎么了?

宫地纠结地看向大坪,大坪目光意示他先训练。

这些家伙今天到底怎么了?

“疼——”

“ 从来没有。”

那日的风将这四个字带过耳边,高尾当时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原本只是心血来潮找到话题,却又冷场了。

“小真······一直是一个人走在我们的前端的啊。”

就是这样,他只能注视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越走越远,离他们原来越远。

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那么······

他可以努力,站在他的身边吗?

······好像办不到。

被篮球砸到的高尾坐在板凳区,身边的宫地一边数落他,一边撕开OK绷,用力拍在他额头中央。

正在放空状态的高尾一下回了神,“疼疼疼······前辈我可是伤者啊温柔点啊——”

宫地又一掌拍向他的后背,“都喊你躲开了你没听见吗?下次再这样走在路上都会被卡车碾死哦!”

“我在想事情啦······”高尾捂着脑袋。

宫地伸手挠乱他的头发,眼神稍稍放柔和了些,“总算是有精神了啊。”

“······”高尾盯着宫地,再是笑,“谢谢前辈呢。”

呼了口气,宫地走向球场。

嘛,后辈的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叁 。
当高尾离开球馆时,正是下午。他顶着脑袋上的OK绷站在门口发呆了半天,才猛地想起来今天板车坏了,等下回去还得修。

那么先去买工具吧······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想了想,又想给绿间打电话。

嗯······要说点什么呢?

——今天为什么没有训练?

——今天我被篮球砸到了,好疼!

——今天小真不在好寂寞啊~

······算了。

小真一定会说“去死”的吧!

高尾想到绿间冷冷地冲自己喊“去死”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变成抖m了喂!
正当高尾陷入想象之中无法自拔时,手机突然响了。

吓得差点甩手扔出去,高尾抓紧手机,慌忙接听,“喂?”

“······高尾。”绿间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高尾听出了他话里的犹豫。

“小真?”

“······听说你今天受伤了。”

绿间这么一问,高尾倒是不知所措了。

“这么容易被砸到,你练球的时候在发什么呆啊?”是哪里来的小学生吗?还要人去操心。

高尾笑着摆手,“不是很严重啦。”

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尾语气忍不住变得轻快,“小真这是在关心我吗?”

另一头的绿间很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自耳边拿开,高尾逸出一声叹息。

情绪······好像都在你那边了呢。

“妈妈要的酱油,爸爸的剪刀,还有扳手······啊,对了,还要帮小真准备绷带圈。”

高尾随意看了看周围,“就这些吧······咦?”

前面那个矮子意外地眼熟······是诚凛的队服?

“黑子?”

前面的黑子回过头,冲高尾点头,“下午好,高尾君。”

“你也在这里买东西啊。”高尾笑着搭话,“没有在训练吗?”

“今天有事情所以没有去。”黑子抬眼,瞥到了他的额头,“高尾君受伤了?”

高尾拍了拍额头······有点疼,笑了笑,“恩,训练的时候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不用在意啦~”

黑子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黑子你······”高尾刚开口,又把话头收回去,“······路上小心。”

外面的阳光正好,黑子看了一眼在离商店不远处等待的火神,再回头看着高尾,“绿间君今天是去赴赤司君的约,以前帝光的队员们都去了。现在可能刚回去吧。”

高尾愣愣地点了头,“谢谢。”

现在要回秀德吗?

要回去再接着训练吗?

要回去在努力······努力能不能站在那个人的身边吗?

   肆。
小真会去秀德吗?

可能他回家了呢?

高尾抱着一大堆东西往回跑,额头渐渐布上了一层细汗。

要是他在,要说什么呢?

问他自己要怎么样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吗?

······

步伐由急促变得缓慢,再是慢慢停下来。

“我······我在想什么啊?”

头脑发热吗?为什么要在意这些问题?

能不能站在小真身边这种事情······小真不会在意的吧?

自己只是尊重他而已吧?为什么内心会这么强烈地想要站在小真身边,让他不再那么孤单?
是因为自己是他的伙伴吗?

······是这样吗?

球馆就在眼前,走过去推开那道门,答案会不会浮现?

高尾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完全······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但,想这么做,就做了。

“······高尾?”
推开门,正好撞到准备回家的宫地。

宫地站在他面前,叹了口气,“果然回来了啊。话说你过来的时候一定又在发呆吧?没被车碾过去吗?”

“······前辈这个时候就不要骂我了吧?”高尾无奈地看着他。

完全没有在意高尾的话,宫地似乎并不打算放他进去,“虽然不太礼貌,但还是想问,你最近是一直在想绿间的事情吧?”

高尾一惊,“诶?”

“不想被我骂秃的话,最好老实招了。”宫地呼出一口气,无奈地皱眉,“真是······能不能不要让人担心啊?”

抓紧了手里的东西,高尾低下头,“就是······总觉得小真太孤单了嘛,总是走在我们前头什么的都没有可以站在身边的人啊······我们对他不觉得太缺少关爱了嘛······”

宫地:“关爱是什么啊用错词了吧喂?”

“ ······就是这样。”

宫地拍了拍他的背,“比起绿间,你倒是更让人担心啊。绿间现在并不是孤单的啊这是全队有目共睹的吧?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你不是吗?现在的绿间,不是在打一个人的篮球。我们渐渐地走在他的身边了啊,虽然还是会有差距,但距离的确是一直一直在缩短呢。”

“······可是小真他说······”

“有疑问的话,”宫地笑了,“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

没人。

高尾走进空无一人的球场,心脏狂乱的跳动难以平复。

想好了很多话要对他说。

······不在啊。
走到球场中央坐下,他失落地低头。

——没有光去温暖。

这样的小真,会说光是温暖的。

那么代表,他其实是接触过这种温暖的吧。

这次,他要问清楚。

高尾翻出手机,翻到了绿间的电话,按了呼叫。

······嘟。

快接啊。

······嘟。

“喂?”

“小真你在哪?”

绿间听着高尾急促的问话,虽然疑惑,但还是回答了,“教室。”

“我马上来找你!”

迅速挂断电话,高尾连东西也没来得及拿,直接从跳起来。

——这次,我要你认真回答。

    伍。
当高尾跑上楼时,绿间已经站在教室旁边的楼梯口等他。一见到他,绿间就开口,“什么事?”

糟糕!

高尾跑到他面前,愣住了。

要怎么开口啊!

总不能一上来就是“小真有没有被我暖到”吧!
啊啊最近的自己好烦啊啊啊啊!!!

自我嫌弃了半天,抬眼看到绿间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不禁愣住了。

开口······也不难啊。

“小真,现在的我······可以站在你的身边吗?”

“······”绿间迅速反应过来,推了推眼镜,“你就只问这个吗?”

当然不是!

“还有就是······我可以成为光,给你温暖吗?”

绿间看着他,别过头,“这个不行。”
不行啊······

“我想······成为小真的光。不想再让小真一个人冷冰冰地孤单前行。”高尾抬头看他,眼中的光芒是从未有过的坚定,“这样也不行吗?”

“一直站在我身边的人,就是你啊。”绿间叹了口气,“我可没跟你说过我一直是一个人啊。”

“那······”高尾向后退了一步。

那一步,踏空了。

“高尾——”
伸手想要抓住他,却只能抓到空气。

    终。
——你是笨蛋吗?明明知道自己站在楼梯上,还向后退。

——天蝎座的缺点,自卑,感情,逃避。

你的后退,是想要逃避吗?

病房内,一片病态的白。

绿间静静地看着对面刚刚醒来的高尾,迷茫地盯着他。

“你是谁?”

大坪带着队员站在一边,即使他是想尽力保持冷静,但他指尖的颤抖,还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高尾······”宫地站在木村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别过头去。

高尾失忆了。

绿间看着高尾迷茫的神色,垂下眼。

——说高尾失忆,倒不如,说他在故意逃避。

逃避绿间,逃避自己的记忆。

······想让一切都重新开始吗?

绿间看着他,缓缓开口。

“——我是你的光,你是我的桎梏。”

我们是秀德的光与影啊,所以我才是光。

而你,是给予我温暖的桎梏。

束缚着我 ,难以前行。

光与桎梏的故事,就让它重新开始也好。

——END
´_>`……无话可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躺)

 
评论
热度(12)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