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线》——by:九涂 (板车组为主,秀德友情向)

☆本文写于2014年……具体记不清了_(:з)∠)_
☆依旧是板车组为主的秀德队员间的友情w
☆太喜欢秀德的每一个人啦O(≧▽≦)O
☆希望秀德能一直走下去w
☆文笔很羞耻啊´_>`

    序
在同一平面内,不相交的两条直线,叫做平行线。
——平行线的定义。

    壹。
放学后的教室,有风从窗户内吹入,将课桌上的作业本掀起。

空旷的教室内,只有沙沙的写字声和不耐烦的翻书声。

高尾和成将课本倒着翻了一遍,又正着翻了一遍,再倒着翻一遍过去,抬眼看了眼对面专心致志地思考着题目的绿间,打了个哈欠,“好困啊!什么时候才能去练球啊?呆在这里简直比跑圈还痛苦啊!”

“等你把题目做完。”绿间抬起头,抬手推了推眼镜,看向对面桌上空空如也的作业本,“我才不要和笨蛋一起训练。”

“诶——说我是笨蛋好过分啊!”高尾无奈地抓起笔,看着课本上的一题,想了半天,刷刷写了一行。

“只要我做完作业就可以去训练对吧?”高尾冲绿间眨了眨眼。

绿间愣了一下,“做完就行哟。”反正等下他要检查作业。

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高尾瞬间坐直身子,“啊呀,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啊!训练时间好像不多了小真你快点做不要想了啊!”

“······”

就这么安静了几分钟后,高尾甩了甩手,抬起头笑的异常灿烂,“好了!小真你可以检查了哟!”

才刚抬头,就被人用力按到桌面上。额头撞击桌面的痛楚让高尾下意识叫疼,但头顶上方的咆哮把他的叫疼声掩盖过去:“你是笨蛋吗?全都错了啊没有一题是正确的啊!”

“宫地前辈······”

宫地松开手,看向绿间,“我说你们啊,让我们等了你们那么久,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不是让你们先去训练吗?”绿间看着队友前辈们,指了指捂着额头的高尾,“我陪他留堂。”
大坪拍了拍宫地的肩膀,冲绿间笑笑,“还是一起训练会比较好吧?”

绿间对上大坪的笑脸,别过头,“随便你们。”

“诶——好感动啊前辈们特地来等我们一起训练!”高尾站起身,看向绿间,“别让前辈们也没训练啊!走啦走啦去训练吧!”

话音刚落,一本作业本拍到他头上。

“高尾你是笨蛋吗?”宫地指着作业本,“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定义都弄错啊!”

木村接过宫地手上的作业本,“平行线的定义,在同一平面内可以相交的直线······诶?”

“明明是不能相交的吧?”绿间看着捂着脑袋的高尾。

捂着脑袋的手顿了顿,随后轻轻搭在头顶上。

“······可以哦。”

高尾低下头,看不清神情。

“我可以证明,平行线也是可以相交的。”

    贰。
高尾第一次注意到绿间,是在那一声哨响之后。
比分牌上鲜明地比分,让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失败了的事实。

······无论是谁都没法这么心甘情愿的认输吧?

他将干毛巾盖在面门上,气绝般地瘫在休息椅上。

“······我们和帝光打啊。当然会输了。”

耳边是绝望的叹息。

高尾没有反驳这句话,只是握紧了拳头。

——和天才的竞争,果然只是徒劳啊。

“高尾?"
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罔若未闻。

直到脸上的毛巾被人掀开,他才懒洋洋地宣布,“我要退部。”

“什么?!”队长揪住他的衣领,“你这家伙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周围的空气都凝结。

高尾的视线投向空旷的球场,自己刚刚还在那里挣扎着想要胜利,说不定还残留着自己的汗水。

“我要退出。”

或许退出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心灰意冷了吧。
但至少现在,他不想和一开始就认命的家伙一起打球。

高尾闭上眼,内心有股叹息,却无法逸出。

做出了退部的选择,高尾不由分说,收拾好东西,看向队友们,“退部申请我会尽快交上去的,所以从明天起,篮球部,我不会再去了。”

说完,直接离开。

也没有注意到,从说出退部时,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帝光球员。

淅淅沥沥的雨,让人心头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挥散不去。本来心情就抑郁的高尾更显得烦躁,站在球馆门口,迷茫地盯着外面。

“雨下的很大哟。”

身边忽然有人开口说话,高尾偏过头,印入眼底的是帝光的队服。

“绿间真太郎?”高尾下意识的叫出他的名字,再是低下头,“是啊······雨下得很大。”
绿间看着他失落地低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所以别想着要直接冲出去。”

“诶?”

“等待雨停天晴,再重新出发。这才是聪明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如果在雨下得这么大的情况下,还坚持往外冲,不仅会弄湿自己,还会感冒,也会错过下一个晴天。”绿间用余光看他,见他正看着自己,咳了一声,“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无聊找人聊天而已。”

雨还是很大,高尾注意了一会儿雨声,突然笑了,“你说的也没错,趁这段时间,我好好休息再出发吧。”

看来笨蛋好像明白了啊。

“被打败自己的人安慰,感觉还是很不爽啊。”高尾蹲下身,嘀咕着抬头,却看见绿间红着脸别开头,“我才没有在安慰你哟。只是无聊而已!”

······这奇怪的语气。

“是是是。”高尾笑开了,“但,你能陪我聊天,真是太好了。”

绿间没有看他。

——晨间占扑:巨蟹座的你,尝试着跟人搭话运气会变好喔!

好像是从那时候开始,有什么开始渐渐变化,平行线渐渐出现。

    叁。
“绿间真太郎君?”

绿间回头,有个长的很轻浮实质上也很轻浮的家伙叫住他。

长得有点眼熟。

“我叫高尾和成。”那人看着他,“你也进了篮球部,对吧?”

绿间回过身,“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哈。”那人摆手,眼底有丝失落一闪而过,“打篮球的不知道你的人反而会比较少吧哈哈哈······诶诶?”

高尾指了指绿间手上的东西,“那是什么啊?”

“是今天的幸运物。”绿间并没有对他感到反感,“是透明胶带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知道绿间成为了自己的队友,高尾顿时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自己发誓要打败的人要和自己并肩作战什么的,怎么想都太讽刺了吧。

可是现在,他有优秀的队友前辈,大家都很努力,仔细想想,如果自己吵着要打败绿间,不仅是其他人,他自己也会觉得困扰啊。

真是的,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忘记失败啊。

“?”绿间瞥了一眼目光灼灼的高尾,很难无视他,“对我有什么敌意吗?”

“······”高尾无奈地笑了,“你还没记起我吗?”

不会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吧?自己可是一直记得他啊。

绿间看着他,沉默。

“我和你在中学打过一次。”高尾看着他,“虽然输掉了。”

“虽然很不甘心啊,”高尾看着沉默的绿间,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笑道:“但对你抱着敌意也没什么用就是了。比起打败你,我更想得到胜利与认可啊,这也是竞争的一种方式嘛。”

“······”绿间看着他,“尽人事才能以待天命。”

最是念卿 9
7楼2
“噗。”高尾和成扶着他的肩膀,极力忍笑,“小真!我会努力的!”

努力站在你的身边。

“······好像有点难。”

高尾擦了把汗,看向独自练习的绿间,疑惑地看向前辈们,“话说回来,前辈们好像很少和小真交流诶。”

仰头喝水,宫地瞥了一眼高尾,没有回答。
倒是木村看着绿间,道,“那家伙很难接近,不是吗?”

“是这样吗?”

“······我们队里能有你这么少根筋的家伙还真是好事。”宫地用领口随意擦了擦汗,“我们和他的关系,就像平行线一样啊。虽然是在同一平面内,但却永不相交的这种关系。”
高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种关系以后会发生变化的吧?”

“只要他和我们打团体篮球的话。”宫地看向球场。

木村无奈道,“话说这么说,可是你对他不是很严厉吗?”

“啰嗦。”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高尾是这么想的。

    肆。
绿间的改变是在输给诚凛之后。

就这么自然的,他们开始打团队篮球了。

失败是最好的教育。能改变不少事情啊。

高尾是这么改变的,绿间亦是。

所以他们才要直面失败,然后不挠不屈。

所以啊,平行线开始渐渐相交在这同一平面了。
绿间不再孤单前行,他的身旁,也有称之为【队友】的伙伴了。

秀德的大家终于渐渐能够并肩前行了。

    伍。
“我说你这家伙啊。”

宫地再次用作业本拍高尾,“到底在想什么啊?”

吃痛的回过神,高尾发现每个人都在看着他。

“我只是在想,平行线这么一直走下去,会不会有平行的一天啊?”

木村看向宫地,显然记起来什么,而宫地也无奈地看向他。

“会哟。”

绿间站起身,推了推眼镜,“如果这么一直走下去,总会有相交的那天,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相交。”

大坪拿过高尾的数学作业本,忍不住笑开,“啊,是啊,总会有相交的那天。一直走下去吧,大家。”

是啊,只要我们一直一起走下去,总会有相交的那天啊。

“快点把剩下的题目修改完吧。”大坪看着宫地,宫地迅速果断地把高尾按回座位,“不是说要一起训练吗?我们在等啊,快点啊你。"

“别这么严厉啊前辈!”

“那你给我快点啊!”

“······尽人事才能以待天命。”

——所以要一直走下去啊大家。

一起走到平行线能相交的那天吧。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5)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