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别后,忆相逢》② (冲田组在本丸见到总司的故事

 

    

  ——见到冲田先生的那一刻,就是离别啊。

 

 

  傍晚的云一片片烧了起来,瑰丽的苍穹之下,少年轻快地走着,一边甩着手里的枝条,一边唱着轻快的歌。

  浅葱色的羽织也染上了天边云霞的颜色,随着少年的动作悠悠飘动。

 ......

 

 

 

    贰 

  傍晚。在本丸。

  长谷部从审神者的房间走了出来,舒了口气。

  冲田总司的出现让众刀剑们吃惊不已。最震惊的,莫过于加州和大和守他们了。在早上急忙忙将情况汇报给主公后,主上做了不少推测,由于一时间难以查清楚原因,审神者不得不让长谷部先给本丸的众刀通通气,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对冲田总司那边怎么说?”长谷部问。

  审神者揉了揉眉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无奈之下,只能让长谷部先去试探一下冲田总司的态度。

  长谷部只得先让烛台切光忠和药研带着冲田总司去参观本丸,剩下的,就是按照审神者说的,通知大家。随后他就陪着审神者调查原因,忙到傍晚也还是毫无头绪。

  “会不会是平行宇宙呢......”

  审神者突然喃喃了一声,见长谷部不解地看着她,急忙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我个人推测而已。长谷部你先出去看看情况吧,在我调查的这几天,外面的事先拜托你了。”

  “是。”长谷部站起身,行了礼,“我先出去了。”

 

 

  而此时,冲田总司坐在廊下,出神地望着像是被一把火点燃的绮丽的天空。

  他的身边坐着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一人二刀静静地坐着,各有各的心思。

  大和守安定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冲田总司的脸,冲田总司没有注意到他偷偷摸摸的打量,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茶杯。加州清光则担心冲田问起这里是哪里的事。不知为何,冲田总司白天时居然没有对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提问。这更让加州清光放不下心。各种各样的解释在他脑子里飞速转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脸颊也变得红通通的。

  “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吗?”

  冲田总司蓦地开口。

  大和守安定双眼睁大,他下意识地看向清光,清光也回过神,一丝慌乱从他眼底闪过。

  “我是清光,他是安定。”清光咽了口唾沫,垂下眼,暗暗揣测着冲田总司的反应。

  冲田总司只是点点头,看样子并未对他们的名字起任何反应。清光和安定不免庆幸,又有些微失落。

  “安定,清光。”冲田总司冲他们笑笑,道:“我刚刚问过那群孩子们了。他们说,这里是未来。”

  “......”安定鼻尖酸了酸,心脏跳的更快乐。他忍不住握了握拳,眼泪在眼眶里翻滚。

  ——不要。不要再冲动了啊,大和守安定。

  ——能以人类的形态待在冲田先生身边,已经很幸运了。可以倾听他的话语,对着他微笑,和他一起散步,这样就够了啊。

  能再次待在冲田先生身边......已经足够了啊。

 

  “......晚饭。”

  安定轻声说了一句,站起身,对着冲田与清光露出笑容,“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

  急忙说完,安定就哒哒哒地跑开了。

  “那家伙......”眼泪晃啊晃的,一副要哭的样子,也难怪他要跑。清光心中暗自叹气,轻轻咳了一声,啜了一口茶。

  清光看着天边,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在很多年前,冲田总司在傍晚回到屯所时,也是这么一片绚丽的火烧云,他悠哉地唱着民谣,走在街道上,天真烂漫。

  这么想着,眼前也一片模糊。

  幸好冲田总司没有发现他们的身份,清光目前也能勉强地面对他。

  “冲田先生,起风了。我们进去吧。”

  清光站起身,微微笑着。

  冲田总司仰起头,弯了弯眼,应了声好。

 

 

  

  夜晚。

  “又下雪了。”

  大和守安定带着冲田总司去白天才收拾好的房间,看着悠悠飘然的雪,对着身后的冲田总司笑了笑,“明天早上起来,庭又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冲田总司也笑了,“明天可以堆雪人了。”

  “嗯。”

  冲田总司的房间离安定与清光的房间不是很远。安定为他拉开门,“冲田先生这几天暂时在这里休息。晚安。”

  冲田总司看着转身要离开的安定,冷不防开口,“安定。”

  “诶?”安定回过身。

  “你为什么……总是带着悲伤的表情看着我呢?”

 

 

  傍晚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滑落。

  安定怔愣地看着冲田总司,温热的泪水争先恐后地从眼眶中滚落。

  冲田总司看着这个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的孩子哭泣,任他伸出颤抖的手,抓住自己的袖子。

  “冲田先生......”安定的身体微微颤抖,“我可不可以,对您......稍微撒个娇呢?”

  “可以哦。”冲田总司的手掌轻轻覆在安定的头顶上。

  安定的眼泪流得更凶猛。

 

 

  冲田总司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天真烂漫,实际上心思却比水还清亮透彻。

  此时的安定却顾不上那么多,没有细细思索为什么只认识一天的人会用类似宠溺的态度对待他。

  他只想待在冲田总司身边,不论是以刀剑的形态,还是以人类之躯。

  在抱住冲田总司的那一刻,安定蓦然明白。

  此时相见,即是离别。

  被泪水朦胧的双目前浮现的,是多年前的春天,与冲田总司的初次见面。

  握着他的那只手,也是这么温柔。

 

——TBC

 

(碎碎念:好......好冷啊......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_(:з」∠)_大家元宵节快乐~)

(注:标题出自晏几道的诗《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42)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