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蝶》(枢木双子骨科,慎)

——黑色凤蝶。被欲望浸染成罪恶色彩的双翅啊,扭曲的情感成为它飞翔的动力。

    『壹』
  睦月又生病了。

  皋月看着躺在床上的胞兄,伸手探了探他的体温。察觉到睦月的体温变得正常了,他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下次不舒服要早点说哦——”皋月替他将被角掖好,“突然直直倒下去吓了我一跳。”

  睦月眯缝着眼,有气无力地道歉:“抱歉……你出去玩吧,我现在一个人也可以哦。”

  “不要——我才不放心睦月一个人呢——”

  于是,睦月忍不住笑了起来。病中的睦月笑容比平常显得更懒洋洋的。皋月看着看着,竟从那张脸上看出了一丝媚气。
  
  ……诶? 

  “诶……?”

  皋月被一声轻轻的疑惑声惊了一跳。他回过神,发现自己的手正轻轻覆在睦月右眼柔软的眼睑上。睦月正睁开左眼不解地盯着他。

  皋月一下子挺直的身板,两眼发花,细碎的言语在脑子里左拼右凑,努力拼出完整的句子来。

  “啊呀——你吃药的时间到了!我……我去给你拿药!”

  慌慌张张地逃开这个房间,皋月一溜烟跑到浴室甩上门,紧张地扭开水龙头,不停地往脸上泼冷水。

  “我在做什么啊……”

  皋月看着自己的手,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柔软的触感一般。

  刚刚只是单纯地觉得,睦月的睫毛真好看啊……
  
  就像黑色凤蝶一样。

  于是就触碰了他。

  皋月怔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可隐隐约约间,又好像明白。

  他想着想着,又回想起那张苍白而媚气的脸。

    『贰』
  “染好了。”
 

   睦月高兴地看着镜子里的皋月,指尖挑起方才自己替他才染好的那缕头发,将下巴轻轻靠在皋月的肩膀上,懒洋洋地笑着:“这样,皋月就变得更可爱了。”

 

  “比起可爱我更希望你说我帅气啊。”皋月也亲昵地用蹭了蹭睦月的头,“轮到我帮你染啦。”

 

  睦月唔了一声,道:“在染完头发之后我还要去烫头发哦。”

 

  “知道啦——”

 

  睦月打了个哈欠,将下巴从皋月的肩膀处移开。皋月转过身,蓦地问睦月。

 

  “睦月你......真的决定当偶像吗?”

 

  “唔?”睦月巴眨了一下眼,“你不愿意吗?”

 

  “不......”皋月想了想,笑嘻嘻道:“你会做出这种决定可是吓了我一跳呢。我还以为是你的恶作剧啦。”

 

  皋月说完之后,卧房内突然陷入沉默。他看着睦月坐在床上,揉了揉眼睛,“我是不会对皋月恶作剧的。”

 

  “这样啊——”

 

  “因为我最喜欢皋月了嘛......”睦月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句,就躺下了。

 

  皋月:“啊?”

 

  “晚安......”睦月迷迷瞪瞪地盖上被子,又嘟哝了两句,彻底睡着了。

 

皋月:“......”

 

刚刚那一瞬间心脏差点停下来了。

 

皋月感受着胸腔中猛烈的跳动,好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

 

是黑色凤蝶吗?

 

皋月内心五味陈杂,他看着睡的正香的哥哥,只觉得心尖被什么事物轻轻撩拨一样。

 

 

 

    『叁』

 

——所堕落之处

  是唐突终结的梦境

 

  “啊——新歌反响很好啊——”

  皋月高兴地坐在床上,晶亮晶亮的眼睛里激动的情绪还在闪烁,“大家都一直哇哇尖叫的,好幸福——”

  “太兴奋的话会睡不着的哟。”睦月打了个哈欠,脸上也是掩盖不住的笑意,“不过,能被大家喜欢,真是太好了。”

  枢木双子相视一笑,互道了晚安,便把灯关了。

 

 

 

  ——糟糕......睡不着。

  皋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被新歌的歌词洗脑,无论怎么做都无法陷入睡眠。

  “在月夜中轻声啜泣,彷如折断的岸边的花......”

  睦月演出时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认真表情,跳舞时顺着脸颊而从下巴滴落的汗水,那双比万里晴空还要漂亮的眼眸......

  这样的睦月,比新歌的歌词还要性感。

 

 

  “皋月......”

  另一张床上的睦月蓦地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带着鼻音的声音里似乎还有一丝委屈。皋月应了一声,“还没睡吗?”

  “睡不着......”

  “诶?!”

  等等,睦月说他睡不着?

  只要一睡着就连打雷闪电都能无视的睦月说自己睡不着?!

  皋月震惊之余听到隔壁床上起床的动静,没一会儿,睦月就来到皋月床前,动作极其自然流畅地掀开皋月的被子,然后钻了进去。

  “睦月......”很危险啊这样!

  “因为我睡不着嘛,”睦月迷迷糊糊地轻声抱怨,“脑子里一直都是皋月皋月的,心里一直平静不下来,所以才觉得和皋月一起睡会很安心啦。”

  “啊?”

  睦月眯着眼看着一脸懵逼的弟弟,突然将脸凑近,双唇与皋月的贴合。

  只是简单地触碰了一下,睦月很快就离开了。

  “就是这样......突然安心了很多啊......”

  睦月嘀嘀咕咕着闭上眼,看起来好像睡着了。

皋月:“......”

这样很危险啊,睦月。

皋月脸色潮红,鼻尖酸酸的。

“我啊......最喜欢皋月了......一直都是这样。”

睦月伸出手,食指拭去皋月不知何时在眼角边晃荡的眼泪,支起身子,嘴唇轻轻碰了碰皋月的额头。

“弟弟。”

接着又移到脸颊。

“朋友。”

最后是嘴唇。

“恋人。”

话语结束间,似乎有什么破茧而出。

皋月对上俯在自己身上的人的双眼,知道那双平时满是倦意的眼,此刻因他而染上了情欲的艳丽色彩。

黑凤蝶醒来,展开被欲望浸染为黑色的双翅,飞向罪恶的深渊。

皋月的手臂环住了睦月的脖颈。

“即使是变成黑色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哟。”

 

 

 

 

        『肆』

  七岁时

  枢木睦月看着再次因为自己而拒绝和朋友们出门玩耍的弟弟,看着他冲自己灿烂无比地笑着,心里想着,弟弟一直是属于自己的吧。

 

  十二岁。

  睦月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皋月对着一封粉红色的信笑得傻兮兮的。

  ——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即使是皋月也会离开的吧。

 

  十五岁。

  “我......我去给你拿药!”

  看着像做了错事落荒而逃的弟弟,睦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眼睛。

  刚才发呆中的皋月就是这样,指尖轻轻碰了自己。

 

 

  ——只要让皋月一直想着自己,他就不会离开了吧?

 

  十七岁。

睦月抱了皋月。

他想了十年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只要皋月一直想着我,一直想着,等到他回过身,我伸出手拥抱他。”

  “这样,他就不会离开我了。”

 

 

 

......

  “睦月——你在哪——演出要开始了哦——”

  皋月的声音隔着休息室的门传入睦月的耳中,睦月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表情里包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

  ——找到我吧。

  我会给你拥抱。

  然后我们一起沦陷在扭曲的爱之中吧。

 

 

 ————————END

 

(终于写完了orz......双子骨科大法好好好!(←变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2)
热度(31)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