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也不知道》⑤(人类作家清光×飘飘安定)

——一旦追求真实,便是走向毁灭。

加州清光最近很忙。

前一脚刚出新书,后一脚又有人找上门请求翻拍他的作品。再加上临近年底,七七八八的琐事一股脑儿涌了过来,清光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

知道清光很忙,安定也乖乖地不再惹麻烦。白天一如既往地坐在玄关等清光回家。夜晚也乖乖地缩在清光身边,听着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入睡。

虽然觉得很对不起安定,但清光自己都忙得连轴转,也无暇顾及心里头那点愧疚。依旧每天早出晚归,家里蹲的幸福生活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

只是他每天回家,都不忘带盆栽回来。安定眼看着阳台日益热闹,心里却觉得说不出的寂寞。

“清光,阳台要满了。”

好不容易等到清光稍微闲了下来,安定马上蹿到他身边,拉拉他的衣角。清光不知为何从那句话听出了一丝埋怨的意味,不觉把态度比平常放得更温和了些。

“可是,你还没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吧。”

“诶?”

“你好像……想从花里找到什么。”清光调整了坐姿,方便安定靠地更舒服些,“一旦没有结果,你总是露出一副失望透顶的表情。”

安定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愣了半天,冷不防开口。

“樱花。”

“诶?”

“啊……我……”安定呆呆地看着清光。大概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吧。

“那要等到春天啦。”清光道,“等到春天吧,我带你去看樱花好了。”

清光本以为安定会欢呼雀跃地大喊万岁,没想到安定却伤脑筋地皱起眉头,“不能带回来吗?”

清光:“……”

“不要这么看我啊……我也想出去的啊……”安定垂下脑袋,一副丧气的模样,“我啊,不能离开这所房子嘛……”
安定摇了摇头,毛茸茸的马尾随之抖了抖,“大概是在等什么人吧……但是不记得了……我能记得的只有名字了……好奇怪,像是要说给谁听一样。”

他抬起脸,那双似晴空般明媚的蓝色眸子深深地看着清光。

清光发现,自己无法回避那双眼,以及安定。

那抹明媚的蓝色。

也是忧郁的蓝色。

他的时光永远停留在了十五岁,是孩子气尚未完全消失殆尽的年纪。总会对亲近的人做些小小的恶作剧,一旦达到目的,面对气急败坏的被恶作剧者,那张清秀温和的脸上总会露出孩子气的天真来。

可实际上,这个孩子的内心又非常温柔。为了不吓到邻居和路人,他每天都在太阳初升之际细心地照料阳台上的每一朵花;面对跳上阳台冲他龇牙咧嘴的野猫也会温温和和地打招呼;每天都只身坐在玄关处,从早到晚,只是为了在清光回来时对他说一句“欢迎回来”……

他看穿了清光内心的孤单,想尽全力地拥抱清光。

即使只是如清晨薄雾一般的拥抱,却也让人觉得温暖。

那么他自己呢?又何尝不是寂寞的?

一声叹息不自觉地从清光唇齿间逸出。清光伸出手,轻轻搭在安定的胸膛上。

“你明明……就像个普通少年一样陪着我啊……”

安定垂下眼,看着放在心口处的那只手,。面对清光显得寂寞的喟叹,他也轻轻叹了口气。

“清光。”安定的手覆在清光的手背上,唇角微翘,看起来却像是要哭了。

“你察觉的到的吧。我没有心跳哦。”
“或许哪一天,我就消失了。”

轻飘飘的话语,就像覆在手背上的触感一般。
不真实的感觉。

——TBC

不负责任的预感:
——没有黑暗这种东西。只是你看不见。

(因为下周学校要强制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所以我会尽量在星期六晚上放假把结局写出来。)

非常感谢一直陪着这篇故事的你们。

 
评论(8)
热度(40)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