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起勇气的时间(椿十夜 微腐向)


如有不妥之处,请温柔地指出w(太粗暴的话我会哭的)

——————————分割线————————————

    00

 

——一个人。身陷黑暗中,鼓起勇气抬头,需要多久?

 

 

 

龙胆椿在接通电话时,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电话那头,制作人依旧带着哭腔解释情况。

——十夜受伤了。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而制作人却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龙胆椿的手紧握成拳,他深深吸了口气。他无法就这么冲着制作人乱发脾气,他需要冷静。

冷静。

同时他的内心又暗自叹息——一定是十夜拜托制作人不要让自己因为这件事在工作上分心。

想到这里,龙胆椿勉强稳住了心头乱窜一通的怒气与焦躁。

“我现在过去。”

“还有一件事……”

那头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龙胆椿难得怔愣住,心头直直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

果然。

“十夜的左腿……已经……”

 

 

……

 

这是朴木十夜的黑暗。

亦是龙胆椿的。

 

 

    01

 

“咔哒。”

朴木十夜放下手里的书本,唇角挂着不失礼貌的笑意看向推开病房门的人。

从那次意外到今天,来来去去的探望者不计其数。原本身心状态皆不良的十夜强打精神应对,现在也无法用笑意掩盖住眼角眉梢的倦意。龙胆椿进房,自然无比地牵起十夜的手。

朴木十夜抬眼看他,保持缄默,却也没把手抽出来。

“过阵子你就出院了。”

十夜点点头,眼中饱含歉意。

“对不起,拖累你们了。”

龙胆椿看着他。

眼前这个人,温柔,美丽,而强大。

虽然平时性格温和,但却不温吞懦弱。

像十五时清亮的明月。

那么如今呢?

“你还记得龙胆花吗?”

十夜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脸上划过一丝不解,却点头道,“一直记得。”

“那,你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对吧?”

 

朴木十夜无言,只是叹了口气。

“不会食言。”

龙胆椿这么一问,彻底堵住了他想要逃避现实的心。

朴木十夜唇角的弧度越发苦涩。

虽说龙胆椿是为了他才这么说。但是如今的天上天下,只依靠三个人,也不是不行啊。

要不要,试着抬起头呢?

如果,有这个勇气的话。

 

 

    02

“……椿。”

杜若葵趁排练的休息时间,走到椿身边。

“十夜,没关系吗?”

龙胆椿的唇角绷紧,杜若葵盯着他微微动摇的表情,张了张嘴,也没再说什么。

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朴木十夜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之中,眼中一片平和。龙胆椿很难从那细致温润的眉眼中找到一丝不甘与怨恨。倒是十夜,会在龙胆椿有意无意看过来时,翘翘嘴角。

龙胆椿在葵适才的询问之下,才想起来,十夜最近越来越寡言了。

虽然平时也不是叽叽喳喳的性格。但话绝对不会少到这种程度。

自从十夜出院后,一直按时来到组合排练的场所,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双眼眨也不眨,全神贯注地看着队友们排练。

那双专注的眼里,没有任何令人心惊的怨毒情绪,只是偶尔会有一丝不甚明显的羡艳闪过。

他每天准时来。

遵守约定。

守在龙胆椿身边。

 

    03

 

难得的休假日,没有排练,也没有工作。

龙胆椿一大早推着朴木十夜,趁公园没什么人,把他拉到公园溜溜。他还顺手买了一捧龙胆花塞到十夜怀里,在店员小姑娘好奇的眼神下带着十夜离开。

十夜最近消瘦得厉害,连带着脸色看起来也蒙着一层不健康的青色。龙胆椿想了半天,还是把十夜带出来了。

空气还漂浮着昨夜的湿润气味。朴木十夜的指尖拨弄着花瓣,肺部灌入清新的空气,连带着人也清醒了不少。

“椿。”

朴木十夜扬起脸,那张苍白了多日的脸上透出了一丝绯红。

“椿,十六夜。会渐渐消失的哦。”十夜看着龙胆椿错愕的表情,少见的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即使。它曾经那么美。”

“……”

原来。十夜一直在意的。

无法似从前一般翩然起舞,只能呆坐在轮椅之中。

这样的十夜,开始后退了。

椿绕到十夜身前,蹲下身。

“十夜。一个人,鼓起勇气,从深渊中抽身。需要多长时间?”

“或许是顷刻间。或许没有或许。”

那双一向温和的眼中隐隐透着悲凉。十夜的嘴唇颤了颤,道。

“椿。我想离开了。”

——那个美丽而又强大的人,他说他累了。身与心。

 

 

 

    04

 

“十夜……”

窗外阴雨绵绵,十夜坐在窗前,看着雨水沿着屋檐滴滴答答地落下。母亲站在身后,担忧地喊了一声。

“我没关系的。”十夜温声道,“天上天下是最棒的组合。椿是最有能力的领袖。只是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朴木夫人暗自叹气,却不好说什么

“我去端汤。”

“嗯。”十夜看着她,依旧是温和地笑着。

雨越下越大了。

在绵绵阴雨变为瓢泼大雨时,朴木十夜眼角余光注意到不远处正冒雨朝着这边跑来的龙胆椿。

那双温润的眼蓦地睁大。

他本以为,龙胆椿不会再来了。

因为自己又退缩了。

这次不仅想要从他身边逃离,还想要把自己彻彻底底地封闭起来。

椿......应该很讨厌见到这样的胆小鬼才对。

那双紧紧跟随着雨中的龙胆椿的眼热气上涌,眼眶覆上一抹红。

 

 

    05

 

浑身湿漉漉的龙胆椿被惊讶的朴木赶去换了衣服。等他收拾好自己出来时,十夜已经坐在客厅冲他微笑了。

龙胆椿目送着朴木的母亲出门买菜,随后目光一转,注视着朴木。

“十夜。”

十夜心尖一颤,一动不动地仰起头,看着龙胆椿。

龙胆椿难得细心了一回,半跪在轮椅前,认真地对上十夜的眼。

“你还喜欢我吗?”

“......”十夜的眼神柔了下来。

“嗯......”

“......”龙胆椿的手覆上十夜放在膝盖上的手。

“十夜,现在可不可以,把这份喜欢,换成信任?”龙胆椿低声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却又有点孩子气。“我也把对你的喜欢换成信任。谁也不要再逃避了。好吗?”

十夜眨眨眼,眼底荡起来一圈圈悲哀的涟漪。

“我......”

“离开,也很痛苦吧。”他道,“不要再后退了。试着相信我,赌上我们之间的这份心意。”

 

 

......

 

朴木十夜看着退到自己身前五步远的龙胆椿,隐隐觉察到他接下来的话,膝盖上的那双手正细细颤抖着。

“你还记得吧,我问过你,鼓起勇气从黑暗中抽身,需要多久。”龙胆椿的心此刻也不停打着鼓,“现在,你能再回答一次吗?”

言罢,他闭上眼,唇角微微翘着。

“1......2......”

朴木十夜垂下眼,不敢看龙胆椿的脸。

“3......4......”

不紧不慢的数数声。龙胆椿不知道十夜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但他既然说了要把信任全部交付于他,就不能让他感到不安。

只要,相信他就好。

“5......6......7......”

要多久呢?

十夜知道,只要自己说“不要”,龙胆椿就会停下来。

可是......

他犹豫了。

“15......16......17......”

“18......19......”

“20......”

蓦地。一样重物猝不及防地压在椿的身上。龙胆椿下意识伸手一捞,双臂紧紧收着。

缓缓睁眼,朴木十夜正摇摇晃晃的,扶着他的肩膀尝试站稳。

他对上龙胆椿的视线,眼睛湿漉漉的。

龙胆椿冲他咧嘴一笑。

“我啊,是可以信任的吧?”

话音未落,十夜再也忍不住了,已经顾不上平时优雅的姿态,哭得歇斯底里。

似是要尽数将受伤之后的委屈倾倒出来。

龙胆椿静静任他拽着。

终于......坦诚了一回啊。

 

鼓起勇气走出黑暗的时间,

或许是顷刻之间,或许没有或许。

鼓起勇气,站起身,将全部的信赖交付于一个人,

是二十秒。

 

 

    06

“大家好,我是朴木十夜。”

十夜站在龙胆椿身边,身边的人伸出手,轻轻环住他精瘦的腰身。

“从今天起,我就是‘天上天下’的经纪人了。”十夜注意到其他两名成员惊讶的表情,微微一笑。

“请多关照。”

“哇——十夜!!!”巽跳了起来,想要扑上去,却被一旁的葵抓住了。

“喂——你抓着我干什么!”

“排练时间到了。”

 

......

 

龙胆椿无奈地看着吵着吵着准备上手打架的葵巽二人,再看看身边准备去劝架的十夜。

他收紧了手上的力气,见十夜不解地抬头,嘴角线条柔和了下来。

“放他们去吧。接下来也要一直在一起啊,经纪人先生。”

“是。我不会再逃避了。”

椿手中的那捧龙胆花,被另一双双温柔的手轻轻抚过。

——Fin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TZ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w

 
评论(5)
热度(11)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