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良夜》①(花街小霸王春×不算花魁的花魁始)

  

『我将十分的信任倾注于一个人,这份心意却化为刀刃全数刺向我。』
『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再次全身心地去爱同一个人?』

早晨,月楼。

“春先生早上好。”

弥生春一一回应着来自楼内所遇每一个人的照顾,面上的笑容如三月春风般,令人心下不自觉有亲近之感。

他不紧不慢地走向某处房间门口。还未接近便看到一抹粉色一下窜到自己眼皮底下,那人神情复杂,明明有话要说,却只是张着嘴啊啊啊了半天。弥生春看着好笑,主动问道:“恋,始起床了吗?”

“就是这个!”

如月恋跳了起来,指着房间,“始先生……始先生他……”

如月恋是楼内人从街上捡回来的。弥生春还没来得及决定怎么处置这个捡回来的孩子,就被睦月始讨了去。睦月始当时只说自己需要一个人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弥生春只是笑笑不说话,心说你只是对小动物一类的没辙罢了。也就这样随他去了。

与其说是仆人,如月恋更像是睦月始的弟弟一样。

“他怎么了?”弥生春微笑道:“又赖着不起了……”

“了”字才出口,门就被人拉开,装扮整齐的睦月始面无表情地盯着门外两个人,一双紫玉般的眼里毫无波澜起伏。弥生春下意识咦了一声,被他破天荒的早起行为唬了一唬。

“始……始先生!早上好!”还没说几个字呢始先生就出现了。心虚的如月恋抓抓脸颊,啊了一声,甩下一句“我去给你准备早饭啊”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睦月始无语地盯着恋离开的方向,心里正默默盘算着等下怎么收拾这家伙,突然被身旁的春喊了一声。

“始,看向这边。”

始回过头,被轻轻地拥入怀中。

春环着他的腰,在他颈侧亲昵地摩蹭着,轻柔道:“早上好。”

而睦月始早已习惯了弥生春这种过于亲密的行为,并没有推开他,波澜不惊的眼中出现一丝涟漪,似是阳光下的水光潋滟一般。

“难得你会早起。”耳边的笑语软绵绵的。

虽说睦月始一年前就来到了月楼,却并没有和寻常色子一样需要昼伏夜起。这其中的原因自然脱不开月楼的楼主弥生春的功劳。在外人眼里,睦月始是托了弥生春的福才不用接客。然而却没有人去细想其中的缘由,只当是春先生喜欢这个人,不舍得往外推罢了。

所以至今为止,睦月始在这种环境下,过得也不坏。

除了某位楼主隔三差五闲的没事的骚扰的话。

睦月始垂眼,看着某只不动声色朝自己衣领探去的手,终于忍不住伸手按住。

“你觉得,这只手会怎么样呢?”

咔嚓。

春:“……”疼疼疼疼……

刚端着早饭回来的恋:“……”

——春先生,活着不好吗?

月楼全上下的人都知道,春先生喜欢始先生。

“可是,春先生既然这么喜欢始先生,为什么不放他自由呢?”恋闲得无聊,找上了门童师走驱打发时间。驱平时不爱聊这些东西,可恋是新来的,好奇心强又和他最亲近,所以在对方抛出这个问题时,他也没有回避,只是反问恋。

“始先生不喜欢这里?”

“虽然不说,但很容易看透啊。况且要是没有特殊原因,没有男人会愿意待在这里吧?”

“嗯……”驱点点头,道:“春先生,可和表面上看起来不一样哦。”

“欸?”

“虽然温柔,但,他是不会放喜欢的人离开自己的那类人哦。除非,始先生能迷恋上他。”

恋撇撇嘴,“那不就没有放他离开的必要了嘛?”

“是吧。”驱顿了顿,忍不住又说了下去。

“始先生对于春先生而言,只不过是一只羽翼惊艳的小鸟罢了。对春先生而言,即使令他成为笼中鸟,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越是高贵的鸟,越是难以驯服。成为笼中之鸟,便啼啭不止。

只要不是心甘情愿,下场也不过是泣血而亡罢了。

——TBC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3)
热度(22)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