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歌,温柔的你》①(人鱼新×兽医葵)


*这个......因为写到下一章是(哗——)所以写到后面的话会开车,先打个预警,不喜欢肉的小伙伴慎入。

 

 

 

 

 

弥生春接到睦月始的一通电话后,急匆匆地赶到了研究所。

“始——”

睦月始冲他抬了抬手,还没等他开口再问,便指了指紧闭着的手术室门。

春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进行手术的地方,此时门是紧闭着的。

“真的……是人鱼吗?”

睦月始双手环臂,一向冷静的眼底也有紧张的情绪在其中流淌。

信号灯蓦地灭了。

春始二人对视一眼,齐齐起身。门被推开,护士助手们先走了出来,虽然戴着口罩,但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最后走出来的医生摘下口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葵。”

“啊,始桑,春桑。”那医生弯起了眼,剔透的眼里满是笑意,“你们是来看人鱼的吗?他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

“真的是人鱼啊。”春不禁感慨了一句。

“是真正的人鱼哦。”葵微微笑着,“我当时发现他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真正是吓了一跳呢。原以为倒在沙滩上昏迷不醒的是哪里来的游客,结果发现“游客”的下半身是鱼尾。皋月葵当时检查时无意间碰到了人鱼腹部的伤口,差点被人鱼挥过来的一爪子拍晕过去。

 

“腹部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现在麻醉剂的药效时间还没有过,他还没醒。你们先进来吧。”葵抬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

 

“麻烦你了。”

 

 

 

 

巨大的人工水池中,放置着许多海草、鹅卵石,还有几只小型的海洋生物。体型瘦长的人鱼安稳地躺在角落,双手用皮带束起来,看起来没有一丝杀伤力——如果忽视掉那双瘦削的手上锋利的指甲的话。

 

“身高体型看起来与普通的人类成年男子没有什么区别。”弥生春记下自己所看见的,转头看向始。睦月始一只手支着下巴,看向葵,“......我听说他很重?”

 

葵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虽然看起来像个瘦弱的男子,实际上也要好几个工作人员才能费力地抬起他......”

 

“......”好微妙的设定。

 

睦月始:“他会主动攻击人类吗?”

 

“唔。”皋月葵摇了摇头,“虽然我被他拍过一掌,但那时他昏迷不醒,或许只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所以关于这个问题,要等他醒了才知道。”

 

弥生春再次翻开自己随身携带的记事本,将皋月葵的话记录下来。

 

“咕噜。”

 

水槽里发出了一丝意义不明的呜咽声三个人同时停下自己手头的事,看向水槽的角落。

 

人鱼的睫毛抖了抖,懒洋洋地掀开眼皮,一双漆黑且湿漉漉的眼直直看向葵,轻轻甩了甩鱼尾。

 

葵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这只人鱼是在向他示好。大概是因为双手被绑着而感到不适才制造一些小骚动。

 

“麻醉剂的药效过了。”葵走到水池边,尝试安抚焦躁的人鱼,“你腹部的伤口会痒痒的,你大概会觉得很不舒服......”

 

人鱼真的不再动了,只是懒懒地靠在水池边上。

 

“他看起来精神很不好。”始看着他,人鱼察觉到始的存在,又甩了甩鱼尾,只是这次动作轻柔了很多,看起来像在打招呼一样。

 

春没忍住笑了出来,“始连人鱼都能征服啊。”

 

“啰嗦。”

 

“哈哈哈......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儿吧。剩下的就交给葵咯。我们也该回去写报告了吧?”

 

“嗯......”始冲葵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嗯,再见。路上小心。”

 

 

 

 

 

“新。我可以叫你新吗?”

 

葵蹲在水池边,带着温和的笑意看向人鱼,试探性地碰了碰人鱼柔软的头发。意料之中,新对此毫无反应,只是睁开眼,无辜地看着葵。

 

“你不会伤害人,对吧。”皋月葵的手移到他的脸上,新依旧盯着葵看,没有做出任何具有攻击性的行为。葵的手顺着他柔软的脸颊滑到他的唇边,他依旧没有反应。

 

大概是懒得动吧。皋月葵想着,依旧微笑,“那,我先把你手腕的东西解开,你不要挠伤口哦。”

 

新吐了个泡泡。

 

皋月葵慢慢解开他左手的束缚,人鱼只是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腕,接下来就没有任何动作了。

 

葵放下心来,解开他另一只手的束缚。

 

“咕噜。”

 

新甩了甩鱼尾,在确认自己的双手得到自由后,突然猛地甩动鱼尾,溅起的水花尽数落在葵的身上。

 

葵:“......”

 

“新!”

 

橙色的人鱼察觉到岸上人的愤怒,慢慢探出头,无辜地看着葵,一双湿漉漉的眼里浸润着一丝笑意。

 

 

 

——TBC

 

 

先写到这里吧,我要接着肝作业了(。)

 

修改的事以后再说,就把这个当个大纲看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41)
© 冲田宗次郎|Powered by LOFTER